论坛风格切换
  • 20727阅读
  • 68回复

[小说]【翻译】    变形金刚官方小说《征途/最终流放>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光耀晨星

发帖
54
能量块
1995
经验值
385
贡献值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30 发表于: 2015-09-10
Re:【翻译】变形金刚官方小说《征途/最终流放>
这阵子开学比较忙。第四章正在打字中,请稍后。
直到万众一心!
离线阿伊落

发帖
18
能量块
640
经验值
105
贡献值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31 发表于: 2015-09-12
Re:【翻译】变形金刚官方小说《征途/最终流放>
Ah it's U
沉默是最伟大的人格
离线光耀晨星

发帖
54
能量块
1995
经验值
385
贡献值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32 发表于: 2015-09-13
Re:【翻译】变形金刚官方小说《征途/最终流放>
第四章!爵士首次出场!奥利安与威震天的第一次对话!
直到万众一心!
离线光耀晨星

发帖
54
能量块
1995
经验值
385
贡献值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33 发表于: 2015-09-13
Re:【翻译】变形金刚官方小说《征途/最终流放>

第四章

奥利安仰望着星空,在他与众星之间是月球基地一号和二号。另一个近地天体——铁甲龙空间站,正在塞伯坦的另一面,处于视线之外。他依次走过下降楼梯和铁堡大桥,思考着一些他从威震天的言论中听到的东西。

自由是每一个塞伯坦人的权力!

或许。但自由意味着什么?如果没有了阶位,如果每个塞伯坦人不再有组织和有计划的进行生产——如果每个塞伯坦人仅仅简单的决定自己想做的事,那么整个星球将陷入混乱。奥利安记得曾被教导过,自由包括为适当和必要的所属阶位做出贡献。无节制的选择,比起有领导的自由,只会带来混乱的麻木。

这些是被······谁教导的?御天敌从来没有公开说过,但是他见证了阶位体系的繁盛,在个人威胁企图分裂塞伯坦文明时保护着塞伯坦。

谁从阶位体系中得到了好处?是更高的阶位!谁是更高的阶位?你!

奥利安登上了一座塔,来到一个观察平台,从这里他可以看到铁堡的全貌。塞伯坦的轮廓,原始天尊存在的表现,向四面八方划出弧形。幽深的峡谷通向行星内部,等离子体自塞伯坦中心的火种源之井中涌出,将地表割裂。在遥远的西方,他可以看见高耸入云的锰结核山脉。而在北方,地平线之外,就是六光游乐场。

想到这座游乐场,奥利安感到火种中传来愤怒的搏动。他从未去过那里。那是高阶位人员的独享之处。只有极少数的阶位的塞伯坦人可以通过它的大门。而奥利安不是这些幸运儿中的一员。

独立的个体知道什么队他们最好!除我之外,谁能了解我渴求之物?初你之外,谁能决定什么对你有益?

我也想去六光游乐园,奥利安·派克斯这么想到。

但如果每个人进入游乐园的愿望都得以实现,那么这个游乐园将会被压垮。体系是必要的。而且每个人都不愿意被强加体系,不是吗?

当然了。有感知的生命会互相联合,并做出有利于集体利益的决定。不是所有的决定都会使每个人受益。

奥利安陷入了混乱,他不确定他应该思考什么,或是感受到了什么。

我需要的,奥利安沉思,是一场在我个人思想之外的交流。

在与奥利安在麦卡丹老油吧约见后,爵士说道“我们应该做的,是去卡隆并观看这个角斗士的比赛。”

“你说真的?他们是非法的。即使观看也不合法,我不认为这么认为。”

“那似乎阻止不了这么做的人,”爵士指出了这一点。他一口喝干了罐中的Visco(一种饮料),向酒保挥手再要了一杯。“我们可以去,你知道的。而且,如果某些当权者注意到了我们,如果我们被逮捕或审问,我会说这仅仅是一个文化调研。你知道,这就是我的工作。”

这的确是对的。奥利安遇见爵士就是因为爵士是一个文化调查员,他从奥利安每天在通讯网上收集的对话和信息中做总结和分析。爵士为此经常到伟人纪念厅搜寻一些这样或那样的历史,他去的很频繁,所以可以和奥利安定期见面。他们之间渐渐发展出了友谊。奥利安有些对爵士对待生活和权贵无忧无虑的态度担心。他的阶位比奥利安高,所以他有更大的可能从事件中脱生——但说实在的,爵士比奥利安对逃脱约束更感兴趣。当他看到一个曲解规则的机会时他就会曲解它们,并总是谨慎而小心。

奥利安喝了一小口自己的。“卡隆在这个星球的另一面上,我从来没有去过那附近的任何地方。”当他说完后,他发现,尽管他轻蔑的说出这些句子,但它们听起来却是渴望的。

塞伯坦上有太多奥利安未曾见过的地方。他监听这公民在这个星球上每一个角落,每一个缝隙,每一座塔和每一个站点的谈话;他将这些对话和信息放入有用的类别,所以像爵士这样的人可以进入伟人纪念厅并使用奥利安的工作成果,将原材料塑造成学说。

奥利安感到对工厂里的工人突如其来的好感。他们制造机器。而他制造数据。他们有何不同?

奥利安很快就把这种感觉告诉了爵士,文化调查员一阵大笑。“是的,奥利安。你和他们不同。你的工作不会杀死你。而且当你不能工作之后,没有人会把你扔进废物堆,并把你残破的躯体压成方块或铸模。”

爵士的话给了奥利安当头一棒。“你没有打击我吧,”他说。

“幸运的人要知足,”爵士说。然后他小口喝着自己的,等着奥利安理清思绪。

“我怀疑我是不是需要和他们接触一下,”沉默片刻后,奥利安开口说道。总是能使他精神振奋,让他觉得一切充满了可能。

“和谁?那个威震天?”爵士耸了耸肩。“也许吧。为什么你想这么做?”

“你不觉得他很意思吗?”

爵士笑了。“我发现每件事都很有趣。这就是我的工作,寻找有趣的事。听着,派克斯。如果你想去卡隆,那我们就去卡隆。我可以弄到研究用的旅行批准。我可以声称我需要像你一样的人来收集数据。我需要向数据管理员谈谈吗?”

奥利安思考了一会儿。“历史在每一个循环中改变,”片刻后,他说道。“作为一个档案员,我看到了许多。”

“我觉得你不认为自己只能是一个档案员,”爵士说。“不要总是小心翼翼而不敢超越了你阶位的界限,我的朋友。”

“我可以怎么办呢?”奥利安问。他喝完了剩下的Visco。“我拥有思想。我会思考,也会分析。”

爵士在回应之前花了很长一段时间,“如果你这么说。”

“对你来说很简单。你可以做你想做的任何事。但我只是个数据员。”奥利安向他朋友的方向靠了靠。他毫无保留的信任着爵士,并且可以爵士倾诉一些他绝对不会向其他人说的事。“在哪里写着我只能当一个数据员吗?在银河系的哪个旋臂上有原始天尊的账本吗?并且我的名字下面写着数据员?我可不这么认为。”

“你有点像你的角斗士朋友,”爵士这么说道。

“他不是我的朋友。”奥利安想了想。“但是,或许是时候和他聊聊了。”

奥利安了解通讯网络是如何运转的。他花了一天来越过数据网络的矩阵和交集点。如果有一件事是奥利安学习的成果,那就是如何让一条信息穿过通讯网络,而不让除了接受者以外的任何人知晓。在昏暗而寂静的伟人纪念堂的数据采集站内,奥利安在做着自己的工作,但同时,他也在构想一个计划,将信息秘密的传送给那个叛乱的角斗士,威震天。

奥利安思考着应该怎样开口。他一边工作一边思考。最后,在该离开时,奥利安决定让事情简单一些。

你说的话很有趣,但是有比你想象中更多的人听到了。让我们谈谈吧。

他在这段信息之后附上了自己的联系方式,使用了一个在通讯网络中不会被用到的数据空间。然后他把信息发了出去,并呆到了很晚,还在数据网中搜寻——威震天会怎么想,怎么做,怎么说,或怎么计划。

第二天,奥利安再次在麦卡丹老油吧与爵士见面。“他回复了我。”奥利安说。

“我认为‘他’是那个威震天。你问了他什么?”爵士问。

“我说,他有一位预期之外的听众。”

“那么他说了什么。”

奥利安困惑的摇了摇头。他说到,“你比你所知的更加正确。我亦如此。”

爵士大笑起来。“真是自信,这个家伙没有弱点,不是吗?”

“然后,他同意了和我见面,”奥利安说。

爵士的脸上露出了严肃的神色。“你准备好冒险了吗?之前我过于轻率了,但是有些事你应该考虑。这件事的后果,你比我更糟。”

“我准备好了。”奥利安回答。

  


钛师傅用预言神笔的笔尖敲打着桌面。在他面前的屏幕上,滚动着一个文本,那是一段对话,发生在他的数据员奥利安·派克斯和转向革命的角斗士之间。一段沉重的对话,富有革命性,但似乎很合适——如果从威震天的角度来说,它可以带来和一次见面同等的价值。

OP:在我的阶位,我或许可以阅读或标识,但却被禁止分析。

M:如果你一开始没有分析,你怎么知道要在什么地方标识?

OP:我试着不问自己这些问题——即使得知答案,也无能为力。

M:谁告诉你对此你无能为力?我曾经没有名字,以自己的死亡来换取陌生人的欢愉。现在我是威震天,我只为我满意的时间、地点或原因而战斗。

OP:和谁战斗?

M:那些告诉我——就像他们告诉你一样——我们没有决定自己命运的权利。很有意思,居然在铁堡也有人听过我的话语。

OP:监听是我的工作。

M:但是你不会回答你听过的每一句话,而且毫无疑问。因为你也害怕被监听。

OP:不。

M:许多塞伯坦人都想在铁堡居住。但是你已经住在这里了,却仍不满意。这告诉你什么?

OP:我们应该见一面。

M:是吗?为什么我会和你见面?

OP:如果你有超越卡隆的目标,你需要调整你的用词,使你的思想引起更多在炼油和矿井之外的阶位的共鸣。

M:或许塞伯坦的其他部分应该学着理解这些阶位。你或许不是,但你已经如我们一般思考。

OP:那就把我不理解的展示给我。

钛师傅闭上了眼睛。开始了。圣约上记载的很清楚,而且现在他开始模糊的看见它的轮廓。奥利安·派克斯作为铁堡数据员的时代将要结束。新的时代,剧变和冲突,已在地平线上。一切都已确定。

还有什么不确定的,钛师傅反思,就是他能做什么,来影响即将到来的变化使之朝向正确的方向。奥利安还很年轻,不应该是那个被选中的人。

然而钛师傅没有选择的机会。他就像其他所有塞伯坦人一样,对未来,仅能从它即将到来时,才能体会。

直到万众一心!
离线光耀晨星

发帖
54
能量块
1995
经验值
385
贡献值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34 发表于: 2015-09-13
Re:【翻译】变形金刚官方小说《征途/最终流放>
吐槽一下,小奥那句“我准备好了”,真不是因为看了海绵宝宝吗?
直到万众一心!
离线光耀晨星

发帖
54
能量块
1995
经验值
385
贡献值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35 发表于: 2015-09-13
Re:【翻译】变形金刚官方小说《征途/最终流放>
虽然小奥事先做了很多准备工作,但是和老威的对话居然被钛师傅全程监控!果然钛师傅才是终极黑客吗
直到万众一心!
离线序梅2014

发帖
85
能量块
2540
经验值
440
贡献值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36 发表于: 2015-09-13
Re:【翻译】变形金刚官方小说《征途/最终流放>
更了耶~~彗星好棒
个人感觉钛师傅就是具有某种程度上的未卜先知的能力的。可是,历史自有其运行的轨迹,不可过分干预,否者就会破坏其延续性,造成不可估量的后果……
然后呢?接下来会如何,期待彗星的下一更。
离线巨大机

发帖
1789
能量块
80644
经验值
19005
贡献值
1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37 发表于: 2015-09-19
Re:【翻译】变形金刚官方小说《征途/最终流放>
结束了?继续加油LZ
离线1139061377

发帖
218
能量块
6000
经验值
1135
贡献值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38 发表于: 2015-09-27
Re:【翻译】变形金刚官方小说《征途/最终流放>
期待ING
也许不会再有了
/(ㄒoㄒ)/~~
离线光耀晨星

发帖
54
能量块
1995
经验值
385
贡献值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39 发表于: 2015-09-30
Re:【翻译】变形金刚官方小说《征途/最终流放>
在这里送上迟到的中秋祝福,以及第五章!
直到万众一心!
离线光耀晨星

发帖
54
能量块
1995
经验值
385
贡献值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40 发表于: 2015-09-30

第五章

在接下来的几个循环里。奥利安一直与威震天保持着联系。这些对话打磨着奥利安自己对于阶位,个体,自由意志的认知。而据威震天所说。他们的对话也精炼了威震天的理念。“你迫使我更加明确的思考,图书馆员,”在他们第一次对话的数个循环之后,威震天接通了视屏连线。“一个领导者需要这些。”

而奥利安认为威震天的某些思想仍然不清晰。具体是哪些呢,他问到,是威震天计划做什么吗?他们将向最高议会发泄不满吗?计划的本质经过仔细思考了吗?

“我周围的其他伙伴也在思考这些问题。”威震天说,而且他没有透露更多。

这让奥利安紧张起来——从爵士的角度来看,这理所当然。“你必须非常清楚,你在这里将要面对什么,”他的朋友说到。“无论发生什么,我都只会旁观;但是你却可能会卷入严重的后果。现在你只需要谈话,到了那时,你要做的就不止这些,法律将会牵扯其中。你准备好打破法律了吗?”

奥利安对这个问题无法回答,所以他去问了威震天。

“是谁制造了法律?”威震天回答。“有人和你商量过吗?有人和我讨论过吗?”

对此,奥利安同样无法回答。

“听着,我的朋友,”爵士说道。“如果任何时候,我们中的一员感到自己被排除在制定法律的程序之外,就要发动一场革命,那将会发生什么?你能想象那个情景吗?”

“不。”奥利安说。“我们离那还有很长一段距离。现在我们处在对立面,你没有看到吗?所有人沉默不语。谁决定了我们必须遵从阶位?我们的领袖对此又说过什么?”

什么都没有。御天敌不是一个明智的领袖;最高议会忙于他们政权的鸡毛蒜皮,而且避开了重大问题。威震天声称——奥利安不得不承认——塞伯坦人变得懒惰,满足于被给予的一切。“这还是那个可以建造太空桥的种族吗?”威震天故意夸张的问。“我们依旧诞生于火种源之井吗?为什么我们允许其他人代替我们说话,代替我们行动,决定我们何去何从?”

在某些地方,他与众不同。奥利安和所有与威震天接触过的人一样能感觉到。他很难被忽视,而且当他谈到个人自由时,你衡=很容易觉得——无论有多少听众——他都是直面你而谈。

然而,奥利安还没有与威震天本人见过面。他不确定这样的冒险是否值得。事实上,他根本不确定危险是什么。

威震天开始鼓励他。“如果你想完全了解塞伯坦,图书馆员,你应该来卡隆看看。”他说。

“也许你也应该来铁堡看看,你会比了解你自己更加了解塞伯坦。”奥利安回应道。

“噢,我会到铁堡来的。在不久的将来。”威震天说道。

他声音里的某些东西让奥利安想要改变这个话题。他最不想做的事就是激起与威震天的矛盾,尤其是当他才开始了解威震天的理念,和他自己必须在谈话中作出什么贡献之时。他相信他与这个卡隆角斗士之间有一些相同的地方,但在另一些方面,比如自由和意志的问题,他们有着本质的不同。

“为什么使用‘震天尊’做名字?”奥利安问。他以前听过威震天的回答,以略微不同的方式。威震天在进步,在锤炼着自己的理想。奥利安意识到自己正在见证一位伟大领袖的诞生和成长——但是要领导谁?他要怎么领导?

“我以十三元祖之一的名字命名自己,是因为,虽然他们都背离了最初的使命,但他是他们中唯一一位自称为‘堕落者’的人。他们导致他们的未来衰败,而那正是我们的现在。我选择这个名字,是因为我信仰的原则已经堕落。自由不需要阶位,所以它在如今的塞伯坦无处安身。历史造就了一批恶棍来做他们认为正确的事;如果这也发生在我身上,那就让它来吧。我只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在他讲话时,威震天一直变换着他载具形态的各种武器。在屏幕的边缘,奥利安可以看见一些威震天的内部成员。他只认识声波和震荡波。声波带着一群迷你金刚,这让奥利安感到紧张。迷你金刚让他想起了监视和背叛。震荡波冷淡而不失礼仪,这位专注的科学家有别于大多数威震天的追随者。

似乎可以从震荡波这个例子看出来,威震天开始为了他的目标联合不同阶位的人。科学家和工人——更不用说还有角斗士——很少混合到一起,除非有一个人给了其他人命令下,而且奥利安可以看到,在这里这种关系正在翻转。很明显,在威震天的主导下。

“在卡隆的矿井没有无谓的猜测,” 威震天继续道。“这里没有灰色地带,没有完全正确的特质。你在伟人纪念堂或许会发现这些东西,但在这里不会。在这里,你做出一个决定就必须把你的每一个原子都交给它,否则你只有死路一条。”

奥利安·派克斯看了看周围。他独自呆在纪念堂的侧室里,处于一个从正常数据收集条例里孤立出来、并位于纪念堂信息传输之外的频道里。然而,他仍然轻声说话。“你真的认为十三元祖这样考虑过自己的行为吗?”

“这与我无关,”威震天回答。”震天尊早已消逝。而我在这里。你在这里。我们的所作所为不为震天尊,或者马克西姆大君,或任何神话人物所决定。我们决定我们所做的一切。”

“我们是指谁?”在几个恒星循环之后,奥利安问。

“无论谁都可以,”威震天回答,伴随着一阵笑声,“当你面对这个世界时,你不能对站在你这边的成员太过挑剔。”

“既然你在卡隆有追随者,那么其他地方呢?”奥利安问。

“这听起来像是间谍。”(威)

“如果你对此感到担忧,那么我们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不要再谈了。”(奥)

“或许会,或许不会。声波说我应该提防你可能会背叛我。”威震天笑着说。“我对他说,如果我觉得你会背叛我,那么我会找个地方和你见面,然后像战士一样用战斗来解决一切。你会在环形场内为了你的准则和我战斗吗,图书馆员?你敢告诉我你的信仰吗?”

“我觉得我可以,”奥利安回应。“而且为此我会同任何人战斗。”

当他这么说的时候,奥利安意识到这是真的。奥利安一直确信,在世俗之外,在他的工作之外,在他的阶位之外,有着更加广阔的天地。倾听威震天的话语点燃了他内部的火焰——不是威震天的,而是奥利安·派克斯自己的火焰。就像他的火种一直没有完全发亮,直到他与这个“罪恶的”角斗士的革命理想猛烈相碰。

“然后我会告诉你。我的追随者遍及音爆城,大荒原和屠戮城。我可以在明天获得海德拉太空基地。”威震天说,奥利安在脑海的地图上记下了这些地点的位置。“整个塞伯坦,每一个角落都有人在倾听我的话语。当我号召他们是,他们就会追随我。”

“那会是什么时候······?”

“当时机来临时。记住,图书馆员。我们仍旧没有正式见面。除非我们面对面,否则我们讨论的事绝对不会成真——就像寻找太空桥的碎片,并且可以再次穿越极速星和巨人星一样只是纸上谈兵。我们是朋友,我们只是进行友好的谈话,谈论我们相信的。”

朋友,奥利安思考着。似乎不太可能是真的。他与一个煽动者,一个罪犯,还可能是议会叛徒的人成为朋友。

但是在这个社会中,大部分事物在衰落,或者停滞,一个可以正确思考的塞伯坦人可以怎么做?

“狡猾的问题,”爵士这么说,当奥利安稍后问他时。“我会开始调查这件事。你的朋友震天尊——或者威震天——有着有趣的背景。”

“我知道他的过去。”奥利安说。

爵士说道:“我知道你了解。但是我不,而且我觉得我将要寻找并看看我可以找到什么。你觉得他想要什么,派克斯?”

奥利安想了很久。“他想要塞伯坦回到曾经,”最后他回答。“那个你从火种源之井诞生后不会被限制在单一阶位和行业中的塞伯坦。那个任何人都可以实现自我的塞伯坦。那个探寻群星、与五面怪战斗、挑战自我极限、老姐疆域可以有多远的塞伯坦。”

“那是你想要的。”爵士指出。“否则你就会停止伪装。”

奥利安再次花了一些时间来思考。“确实如此。”他承认。

“很好。我不会说你是错的。我将告诉你,我的朋友这是一条危险的思考路线。你觉得更高的阶位会对这个理想作何反应?你觉得他们愿意塞伯坦回到以荣誉和奉献为基础的时代吗?”爵士自嘲的笑了。

“如果我无法做正确的事,我还能期待别人做吗?”奥利安回答。

爵士点了点头。他们仰望着无边的夜空。“很好。”爵士说。“很显然当你发现不是每个人都会坚持准则时,你也不会惊讶。”

“我告诉过你威震天说如果他觉得我会背叛,他就会和我对战吗?”奥利安说。

“有意思。”爵士回答。

“他会这么做。”

“那么注意背后吧,”爵士说。“如果他提出了这个,那么他确信最终会有一半的几率发生。”

奥利安笑了。他说,“我最好开始练习,并学学怎么战斗。”

他真的照做了,在每一个恒星周期抽出时间与其他同阶位的人练习。他使用他原始形态可以装载的武器,离子炮,能量炮;学习收放他可以携带剑和斧子,使之成为他的一部分。在他进行模拟战斗的时候他会想起威震天,那个从自身战斗中获得利益的角斗士。

只有他对知识的渴望,对塞伯坦过去不为人知的知识的渴望,才能促使他回来。

还有他对阶位的责任。

他与威震天友谊中固有的矛盾开始明显。因为他是威震天的朋友,所以他对发生在他周围的事和其他人的过往产生了兴趣——如果他对自己的阶位保有忠诚,他将要和威震天为敌,威震天会在当权后立即废除阶位。

那么我不会这么做吗?奥利安自问。答案是:或许。他理解威震天的动机,或许奥利安对自由和自主的渴望甚至超越了这个角斗士,更加希望看到阶位行会的终结。

他们的不同点在哪里,奥利安怀疑,是方法。他相信变革可以通过政治方法:传播新思想,点燃变革的火苗,吸引更多的追随者,直到最高议会和御天敌注意到。这是奥利安·派克斯的观点。

有时他担心威震天没有足够的耐心。奥利安已经吸引了一些自己的追随者。有些信息提到了他,而不是威震天;或者在他之后才提到威震天。不管他这么保持低调,他都已经变得知名。

关键时刻很快就会到来。或早或晚,他都会与威震天面对面。

奥利安·派克斯看着工作站的屏幕。他口述了一份便条,向钛师傅请假。在他离开伟人纪念堂时,钛师傅直接联系了他,但奥利安没有回应。他不想说什么,不想给钛师傅说服自己的机会。

他明确的知道自己需要做什么。剩下的就是去实现它。

直到万众一心!
离线光耀晨星

发帖
54
能量块
1995
经验值
385
贡献值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41 发表于: 2015-09-30
Re:【翻译】变形金刚官方小说《征途/最终流放>
后来我读到他们去最高议会前描述自己的理想前,威震天问:“你会帮助我吗?”奥利安回答:“我站在你这边。”
然后他们反目。
威震天问奥利安会不会为了自己的准则与他战斗,奥利安回答会。
之后的百万年间,擎天柱为了自己自由的理想,在塞伯坦,在宇宙间,在地球上,一直与威震天战斗。
他们说的话最后变成了残酷的现实。
而最初,他们在谈论自己的理想时,言语间充满了对未来美好的展望······
一瞬间心就痛了起来······
直到万众一心!
离线序梅2014

发帖
85
能量块
2540
经验值
440
贡献值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42 发表于: 2015-10-01
回 光耀晨星 的帖子
光耀晨星:后来我读到他们去最高议会前描述自己的理想前,威震天问:“你会帮助我吗?”奥利安回答:“我站在你这边。”
然后他们反目。
威震天问奥利安会不会为了自己的准则与他战斗,奥利安回答会。
之后的百万年间,擎天柱为了自己自由的理想,在塞伯坦,在宇宙间,在地球上,一直与威震 .. (2015-09-30 21:43) 

这一对就是这么纠结的!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嘛。
因为他们实现理想的手段有着本质上的不同,根本没法调和,就只能分道扬镳了。如果仅仅是分道扬镳就算了,关键是他们都为了实现自己的理想而付出了实际行动,谁都不会退让一步的,所以争斗就在所难免啦。
过节看更新的文章就是爽啊~~感谢彗星的大礼包!祝中秋国庆快乐!
离线光耀晨星

发帖
54
能量块
1995
经验值
385
贡献值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43 发表于: 2015-10-13
Re:【翻译】变形金刚官方小说《征途/最终流放>
下一章,是奥利安的卡隆之旅。在卡隆的经历将继续提炼着奥利安的思想,也让威震天从中学到更多。
直到万众一心!
离线光耀晨星

发帖
54
能量块
1995
经验值
385
贡献值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44 发表于: 2015-10-13
那几个括号是我为了分清是谁说的话标记的······一开始完全分不清是谁在说,还是根据两者语气不同才认出来
直到万众一心!
快速回复
限12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