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
  • 9177阅读
  • 56回复

[腐菌][G1][CS狂声]Valentine's Day《情人节》(全)(虐,拆,慎)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发帖
97
能量块
11480
经验值
1431
贡献值
0
交易币
0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0 发表于: 2009-11-18
— 本帖被 超越急速火 从 X星系 移动到本区(2011-04-22) —
  这篇是在不老歌上玩的抽签文。抽到的是狂飙VS声波→英文即Cyclonus|Soundwave→按照习惯用缩写就变成了CS……所以我囧rz了……
  按照练手文的习惯人名全部用中文。

Valentine's Day
情人节

作者:霹雳大铁锚

                      1.
              My insides all turn to ash,
              So slow.
              And blow away as I collapse.
              So cold.

  ——霸天虎已经结束了。
  声波一直很清楚这点,然而他从未打算将这个想法告诉任何人。
  或许是他只习惯倾听,不习惯倾诉。
  又或许是他根本没有人可以告诉。
  霸天虎已经结束了,在伟大的威震天倒下之后,在红蜘蛛戴上那顶可笑的王冠之时。当威震天化身惊破天归来,他将那长久以来一直在他身后思虑着背叛的背叛者轰成了灰烬。他只用一炮就解决了九百多万年的漫长纠缠,这反叛与镇压的无聊游戏。
  那原本叫做“红蜘蛛”的漆黑飞灰拂过在场每一个人面部装甲,金色王冠坠地的清脆回音在周遭回荡久久不去。幸存者无不动容,而声波没有动容。
  目镜加面罩掩盖了所有的表情,从来无人可以窥测他的动容。他用他那平板的单一声调的音频第一个放送出了卑劣的口号,他率先欢呼王者归来,他无耻地追捧力量胜出的一方,一如既往。
  他们都听到他说:“惊—破—天—万—岁!”
  他们都跟随他说:“惊破天万岁!!”
  他们争先恐后。
  惊破天站在至高处像个疯子一样癫狂地大笑,用他那被改造过的炮口俯瞰众生。
  声波知道霸天虎完了。
  惊破天很快就用一次又一次全无理智的行动证实了他的癫狂并非是劫后余生一时兴起。威震天的智慧在他的脑电路中只剩下些许虚弱的残影,他已经是个不折不扣的疯子,拥有疯子才有的战斗力和判断力。在他的“再生之父”宇宙大帝犹存的时候,这些可怕的特质尚且被某些对未知力量不能名状的畏惧所压抑,而当这最后的恐惧也不复存在时,他的理智就荡然无存了。
  他一度要求宇宙大帝赐予他的那些忠心的嫡系,狂飙和瘟疫,为他肃清在他被遗弃后的短暂时间内试图与红蜘蛛一争霸天虎领导权的“疑似背叛者”。
  “用你们喜欢的方式,”他边说边发出狂笑,“这些有前科的渣子需要得到教训!”
  激光鸟忠实地将这危险的信号全盘记录,于是声波知道这一天终于来了。

——拆卸情节,按例隐藏——
本部分内容设定了隐藏,需要回复后才能看到




TBC……
[ 此帖被霹雳大铁锚在2009-11-21 13:04重新编辑 ]
离线teshidapao

发帖
823
能量块
26178
经验值
56027
贡献值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 发表于: 2009-11-18
沙发,顺便看下面的
离线火线

发帖
3137
能量块
83848
经验值
69882
贡献值
69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2 发表于: 2009-11-18
杯具,完全的杯具!虽然以前看过,但现在还是被虐到了[无力的趴地] 我脆弱的核心啊……我要看治愈的甜文!![哭着打滚]
3张以内的TF才是好TF
离线liwu

发帖
3600
能量块
715253
经验值
79852
贡献值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3 发表于: 2009-11-18
波波人还是不错的
我将导演万众一心
离线loli通通

发帖
1423
能量块
47691
经验值
39361
贡献值
1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4 发表于: 2009-11-18
...X星系的CP还真是………………够肥猪流的= =
自家小窝~生人勿近~

发帖
97
能量块
11480
经验值
1431
贡献值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5 发表于: 2009-11-19
teshidapao:不着急慢慢看^^。

火线:亲的文就很甜啊,多写吧多写吧。^^

liwu:声波是个……嗯,值得尊重的霸天虎。

通通:所以写了慎入啊哈~~
———————————————————————————————————————————
Valentine's Day
情人节

作者:霹雳大铁锚
  
                      3.
              And the clouds above move closer,
              Looking so dissatisfied.
              But the harvest wind kept blowing,blowing.

  惊破天做事总像是即兴表演。
  宇宙大帝重组了他的身体,很有可能也同时改造了他的脑电路,使他原本清晰的回路彻底紊乱。他像个疯狂的艺术家,在宇宙间恣意涂抹,然而他所指挥的并非无害的乐器或笔刷,而是一支拥有来自远古的强大破坏力量的军队。他热衷于把死亡、愤怒、痛苦和毁灭当成他能操纵的颜色,他把这些带给了许多无辜的人,也把它们带给了霸天虎。
  霸天虎日渐凋零。
  声波从未对此发表任何看法。自从承受过狂飙的暴行后,他变得愈加沉默,只是依旧一丝不苟地做着情报官的工作。在他的身上几乎看不出任何世事经过的痕迹——除了损坏又修复的下腹装甲——狂飙注意到有些裂痕修复得不大好,焊补手法拙劣,焊接痕像丑陋的机械多足虫盘踞在原本光滑的合金表面,颜色黯淡,触目惊心。
  狂飙觉得吊钩虽然与声波相处不佳,但也绝无这样恶整他的胆量。而且情报官似乎没有再度修复的打算,任由它们留在身上,也无视团队中其他人带着窃笑的不善的目光。他甚至没有因此对狂飙显露出丝毫的敌意,他待他冷漠一如寻常。
  这实在很不可思议。狂飙想,我以为他是洁癖的、睚眦必报的。
  在这个想法掠过他的处理器时,他们已经着陆在一个荒凉无名的小行星有若干循环的时间了。惊破天刚刚与汽车人部队干过一仗,元气大伤。他饥不择食地要求追随者们将这颗贫瘠的小星球上几处能量矿源加工成补给。他们短暂驻扎于此,在这远离塞伯坦、远离地球的地方,在这任何星图都没有绘制过的布满宇宙尘埃的年幼星球上。
  狂飙注意到声波不见了。
  ——他终于选择了背叛。
  这就是狂飙在这一瞬间的判断。
  屡次的战败之后叛逃者并不在少数,有些昔日令人闻风丧胆的老战士黯然抹去了霸天虎的标志,像所有抛却故园的流浪者一般,流亡在星际空间的某个角落。狂飙在各个星系都见过这样的塞伯坦人,他们的面部装甲都是一般的苍老、五官模糊,他们的涂装剥落满身裂痕。他们没有任何派别的标志在身,他们没有星籍证明,没有固定收入,他们不是乞丐却比乞丐更为沦落。只要有足够的能量块,便能让他们趋之若鹜做出任何不顾尊严的事。
  狂飙想起在查尔星时,他曾留意到声波独自隐身在某幢建筑的阴影中。他看到他抬起来复枪管,指向某个方向。
  在那里,一个满身斑驳的塞伯坦人正在殴打另一个涂装光鲜的外星来客,单从外形看不出那个受害者的星籍和种族,因为他已经被打得面目全非了。
  大量的能量液喷溅在墙壁上,诡异地铺开,在淡红色的恒星光照下莹莹发亮。那几乎已经看不出涂装颜色的施暴者打开了抢夺来的箱子,取出两个能量块。他蹲在那生死未卜的躯体旁,就地开始狼吞虎咽。他的脸上甚至还沾染着伤者的能量液。
  他不知道声波在他身后,声波的枪已经瞄准了他
  “嗡——”冲击波掠过酷寒的空气,激发出微薄的颤音。那个面貌苍老模糊的暴徒应声倒地。接着,霸天虎情报官放低了枪管,在沉默中转身。
  他抬起头望向狂飙,血光在他的光学镜头中一闪而逝。狂飙突然发现自己的身后是机器狗,身侧有轰隆隆和迷乱,激光鸟和圆锯鸟正在他的头顶盘旋。他们显然在他专注于跟踪窥视时便布下了埋伏。如果主动发起争斗,他毫无胜算。
  “同样的事情不会发生两次!!!”轰隆隆发出近似咆哮的声音。在狂飙的另一侧,迷乱则发出了尖锐的叫声——只是一些并无实际意义的噪音——狂飙看得出来这小东西其实非常害怕,正在虚张声势。
  声波果然抬起了枪口,这个动作带着明显的杀意,他的壁垒森严,界限分明。而与他对视的舰队指挥官却并没有立刻举枪扑向他。
  “为什么杀死他?”那紫色的幼生体光镜闪烁,有些不合时机地发问。
  出乎意料的,霸天虎情报官回答了他。
  “为他曾是霸天虎。”他蓦然开口,用那狂飙曾经听过一次的,低沉、悦耳、疲惫的声音回答了他。



TBC……
离线ghost1

发帖
486
能量块
45760
经验值
36449
贡献值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6 发表于: 2009-11-19
我承认,我想看隐藏的部分。

发帖
97
能量块
11480
经验值
1431
贡献值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7 发表于: 2009-11-20
Valentine's Day
情人节
作者:霹雳大铁锚
  
                      4.
              I used to be my own protection,
              But not now.
              Cause my path has lost direction,
              Somehow.
  狂飙变形为宇宙战机,划破小行星稀薄的空气,绕着赤道地带飞了差不多半圈。
  这当然是无意义的行动,他并不认为自己还能找到声波。他相信声波是那样的人,倘若他不想被谁找到,那么谁都不可能再找得到他。
  但是狂飙在全速飞行中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侧翼正在气流中发生不规律的轻颤。他十分可笑地在脑电路中模拟出了一个面貌模糊的图像,他模拟着声波涂装剥落满身裂痕的样子,他难以想象他变成一个没有派别、没有星籍、没有收入的饥渴茫然的流亡者,为了微末的能量补给放弃尊严——虽然这对惊破天并不信任的霸天虎资深情报官来说只是早晚的下场,狂飙仍然觉得这是一件难以想象的、无比可怕的事情。
  那个似若活僵尸般的模拟图像与他硬盘中存储的声波那隐秘的另一种声音反复交替占据他缓存的优先位置,它们疯狂地切换来去,找不到出口,亦无法删除。
  直到他成功地找到了他,在一片深褐色的谷底。
  沙砾在干涸的地表,被风吹成一道一道天然的圆弧。寥寥几块巨石兀立,一眼看尽,声波正倚靠着其中一块,如他习惯的那样,避开恒星的直接光照,尽可能地隐藏在容易被人忽略的阴暗处。
  磁带部队分散在他的身周,轰隆隆和迷乱背靠着背陷入了充电状态,圆锯鸟栖息在他的肩头,激光鸟则在石块顶部警戒。
  机器狗蜷伏在他的膝侧,情报官蓝色的手指正抚摩在这钢铁生命的肩胛——他在摩挲着那黑色肩胛上的一个紫色标志。
  霸天虎的标志。
  狂飙在高空中依然可以清晰地扫描到这个细节,可惜他无法确定声波究竟是进入了充电状态还是专注于他所触摸的东西。因为仅仅0.01秒钟后,他就引起了激光鸟的注意。
  “嗄——”激光鸟锐啸着向他冲来,狂飙知道他想保护声波。他看见磁带们在一瞬间全部惊醒严阵以待,他知道他们都想保护声波。
  他们几百万年追随着他,狂飙不知道声波对于他们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存在,但即使是火种无比年幼的他,也能够意识到他们的关系绝非只是首领与下属、主人与忠仆。
  任何简单的互相利用的关系都不可能维系那么久。
  “回—来——”声波吩咐道。
  于是激光鸟在半空中怏怏回旋,声波伸出他的手臂,让这敏锐的间谍落于其上。磁带部队无人异动,然而所有武器的枪口无疑都对准了天空。
  舰队指挥官在他们的射程内,以年轻的可变形机械生命体最为敏捷和华丽的姿态分解重组他的身躯,变化出接近塞伯坦远古先民形态的强壮体貌——五面怪入侵的历史过程从一定程度上改变了塞伯坦星球的机械形态发展趋向,而宇宙大帝的创世模式却保持了古早的原貌未遭篡改。
  这紫色的强者,他并不是一个塞伯坦人,他是用塞伯坦战士被遗弃的尸体拼合而成的地狱来客,躯壳上附着着亡者的怨灵。宇宙大帝赋予他的崭新火种内蕴满未解的冲动,他尚且不知自己将会疯狂飙向怎样的命途,对惊破天的忠诚和盲从已作为预定程式被强制写入了他的数据库,可此外他的处理器中堆积如山的无非是茫然、焦虑、愤怒、恐惧和悲伤。
  还有——理性、悲悯、宽恕、勇气和希望。
  它们在他的程序里厮杀,每一条都只能占得一时的上风。他强迫自己蔑视那些软弱的情绪,即使它们是宇宙间公认的善良的象征。所有的孩子都是这样,他们急于表现自己的强大和勇敢,不惜横冲直撞,遍体鳞伤。
  “我以为你逃了,声波。”这亡灵重铸的地狱之子悬浮半空,高大狰狞的模样正是无数星球传说中魔神一词的标准诠释。
  “我以为你已经背叛了伟大的惊破天。”他说。
  “是—伟—大—的—惊—破—天—让—你—来?”声波靠坐在巨石的阴影里漠然发问,单音调电子声在荒寂的环境里回荡,听起来令人可憎。
  “不,是我自己要来。”狂飙说,“我要知道你是否真的背叛。如果你叛逃,我有自主的权力为惊破天首领清理门户,你必须牢记这一点。”
  声波坐在那里,发出一丝极短极细的声音。狂飙用强大的音频接收器捕捉到了它们。
  这是他平生第三次,也是最后一次听见声波的另一种声音,可是音频信号比前两次都要更短暂、更微弱、更难以捕获和分析。
  那声音低沉、悦耳、疲惫,却给人微笑的错觉。在那潜藏的冷漠之下,是宛如任何一种信徒都曾拥有的最盲目最虔诚的祈祷。
  他听见这不可信任的霸天虎的祈祷。
  他轻笑着说:“一日为虎,终身为虎。”【注1】
————————————————————————————————————————————
【注1】“一日为虎,终身为虎”:“Once a Deceptcon, always a Deceptcon”,出自变形金刚Armada第48集红色警报语:“Once you become a Deceptcon, you always be a Deceptcon.”
TBC……
离线loli通通

发帖
1423
能量块
47691
经验值
39361
贡献值
1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8 发表于: 2009-11-20
恩……我只看看拆卸情节就好~~(滚!)
==========
看完~~果然还是拆卸好看= =
我觉得不是很虐啊-_-||||
难道我已经被虐习惯了么……orz||||||||||||||||
自家小窝~生人勿近~

发帖
97
能量块
11480
经验值
1431
贡献值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9 发表于: 2009-11-21
这个文虐不到你的,呵呵……
———————————————————————————————————————————
Valentine's Day
情人节

作者:霹雳大铁锚
  
                      5.
              And the ground below grew colder,
              As they put you down inside.
              So now you're gone,
              And I was wrong.

  风吹过谷底,发出悠长的声音,仿佛叹息。
  而时间像风一样的流逝,它会把巨石撼动,撕碎成沙砾;它会把沙砾带走,开凿出山谷;或者有一天把什么都吹尽,连一粒与星空对望的沙子也不会留下。于是这荒芜的天地愈发荒芜。
  狂飙落在声波的面前,一个极近的距离,近到只要他抬起枪口就能抵住情报官的火种舱。
  “吊钩为什么不给你修好?”他直截了当地指了指声波的下腹装甲。
  “我—自—己—修—的。”声波说。
  这简直是毫无悬念的事情,狂飙想,毫无悬念。
  他习惯躲在暗处,沉静而卑劣地窥视他人。
  他习惯让磁带部队打头阵,前后夹击出其不意。
  他习惯顺应强权,因为这样才能苟存自己与磁带们的性命,保留翻盘的实力。
  他习惯用单调的合成音频掩饰自己初下线时获得的声音,以防拥有和他类似能力的人从音频中分析出他的情绪波动。
  他总是冷静、狡猾、残酷、决绝。
  所以他绝不可能将自己的伤痕、痛楚、羞耻和脆弱轻易暴露。
  他自己修的……就是这样,当然得是这样。所以他的装甲上留下了丑陋的伤痕,他妄图遮掩受辱的事实结果弄巧成拙。他是活该。
  狂飙这样想着。这些信息、这些数据流好像散发着锈渍恶臭的金属蛇,缓缓蠕动过他的脑电路虚拟路径。他的光学镜头为之收缩,焦距抖动了几下,停滞在声波的脸上。
  “你的脸真像那个。”他没有举枪,而是伸手又指了一下声波胸前磁带舱的位置,那个紫色的标志。
  机器狗虎视眈眈地瞪着这条胳膊,也许他随时都可能跳起来咬他一口。这可怜的小东西。
  “没人这样告诉过你吗?”狂飙说。
  “这—是—巧—合。”声波漠然道。
  他打开磁带舱,磁带部队一一变形跳了进去:“如—果—不—动—手,我—们—回—去。”
  “回去?”狂飙接收到这个词,他分析着这个词,他觉得自己简直完全不能理解声波的行为了,“你要回什么地方?”
  “回—到—伟—大—的—惊—破—天—身—边,”情报官用单调的音频回答他,“最—后—一—个—纪—念—日—完—结—了。”
  “什么纪念日?你到底想干什么?!别耍花样,你的催眠电磁波对我没用!”狂飙想抓住他,他只是想追问下去。
  他这样做只是想弄懂他——尽管这是一件毫无意义的事。在此时此地,即使他能够了解声波脑海中的全部数据,也不会改变他的忠诚和命运。他无法抵抗宇宙大帝预设的程式,正如他无法抵抗对眼前这个人的冲动和好奇。
  但声波用冲击波来复枪抵住了他的火种舱——如此接近的距离,所能形成的威胁对这两个满手罪孽的战争凶徒来说是相互的。狂飙可以轻易干掉声波,声波也可以轻易击碎狂飙的火种。
  狂飙保持着这个愚蠢的即将要碰触到声波身体的姿势,僵立了数个秒循环。与他针锋相对的人并无收枪示弱的意思,那时在查尔星他碍于同僚或是同案犯的自觉,没有与他大动干戈,而他今时今日坚决的举动正明确表示了这一次他不会再手下留情。
  “你—的—头—属—于—闹—翻—天,”声波说,“我—熟—悉—这—种—脑—电—波,通—过—装—甲—的—振—动—频—率……”
  这单调做作的电子音在旷谷中慢慢地坠落,它沉下去,一直沉下去,像地平线上那正在下落消失的恒星,最后一线辉光酷寒如血,刹那消弭。
  就这样沦落黑暗。
  彼时,狂飙看见声波那没有表情的脸也随之彻底沉陷于深黑之渊。然后他便什么都看不见了。
  
                      6.
              I never knew what it was like,
              To be alone on a Valentine's Day,
              To be alone on a Valentine's Day.

  狂飙从静止锁住状态中重启的时候,第一眼看到的不是声波而是吊钩。
  霸天虎科学官指着舰队指挥官的头部努力摆出了一个看起来比较友好的表情:“您的头部装甲原本属于战死的seeker,惊天雷或者闹翻天,对不对?”他问。
  ——是的,声波是这样说的。但我对此其实一无所知。
  狂飙面无表情地看着吊钩,没有立刻回答他的话。
  “声波这炉渣,”吊钩僵硬地牵动着嘴角的合金装甲,“他倒是很有两下子,他一贯知道如何使用电磁波穿透这种装甲。我的意思是,他催眠了您——我估计他这样做本来是想跑路……谁知道呢?反正他最后没敢跑,到底是把您送回来了,长官。”
  狂飙沉默了一阵子。他的处理器一时无法解析这些自相矛盾的信息。他沉默着想了一会儿,问道:“他没有跑?”
  “没有。所以惊破天放过了他,没把他变成第二个红蜘蛛。”
  “唔。”狂飙觉得这应该不是声波回来的理由,不过他亦无心点破,“我睡了多久?”
  “差不多一天,长官。”吊钩僵硬地微笑着,四下里张望了一下。不知为什么狂飙总觉得他的动作有些鬼祟,心不在焉。
  他在畏惧着什么呢?他是否总在担心自己的每一句话都会被一个习惯在阴暗处窥视的卑鄙小人记录在案,然后伺机报复?
  狂飙又沉默了一会儿。自检系统反馈的数据表明他的身体在静止锁住状态中并没有受到任何外来的伤害。
  于是他又开口问道:“昨天是什么日子?”
  “State Day of Cycle 28410.”【注2】科学官说,“您不知道吗?长官?”
  “State Day of Cycle 28410?”狂飙重复了一遍,“这是什么日子?”
  “这和您没关系,长官。”吊钩保持着那僵硬的微笑说道。他成功地把它保持到了最后。
  “只是个无聊的日子,每一天都一样,长官。”他说,“现在的每一天都是一样的。”
————————————————————————————————————————————
【注2】State Day of Cycle 28410:卡隆起义日State Day of Cycle 11010,霸天虎组织正式向塞星政府宣战,标志着塞星内战全面爆发(见《Transformers Ultimate Guide》),也就是G1动画中提到的The Great War Ⅲ的开始。本文背景是G1时代The Great War Ⅲ将近尾声,离卡隆起义日已经过去8700000地球年,约合17400更替循环(Meta-cycle),因此声波独自度过了State Day of Cycle 28410,这个霸天虎的纪念日。



【END】
离线wangsijie
发帖
31
能量块
1260
经验值
69
贡献值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0 发表于: 2009-11-21
引用第1楼teshidapao于2009-11-18 10:07发表的 :
沙发,顺便看下面的

离线finola
发帖
2
能量块
40
经验值
4
贡献值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1 发表于: 2009-11-21
哦哦~來看看
离线翔天空

发帖
2102
能量块
69778
经验值
39076
贡献值
126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2 发表于: 2009-11-23
隐藏……汗……更激起人观看的欲望……
创天君 Alpha Prime
捍天尊 Guardian Prime
御天敌 Sentinel Prime
擎天柱 Optimus Prime
补天士 Rodimus Prime
翔天空 Soarsky Prime
离线翔天空

发帖
2102
能量块
69778
经验值
39076
贡献值
126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3 发表于: 2009-11-23
铁锚姐乃真太厉害了……文笔真的好棒!华丽啊~~~~~~~~~喜欢!太喜欢了!
创天君 Alpha Prime
捍天尊 Guardian Prime
御天敌 Sentinel Prime
擎天柱 Optimus Prime
补天士 Rodimus Prime
翔天空 Soarsky Prime
离线flying_sari

发帖
9
能量块
320
经验值
27
贡献值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4 发表于: 2009-11-28
顶上,楼主再接再厉.
快速回复
限12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