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
  • 13781阅读
  • 42回复

[小说][TF漫画综合背景同人]《丧钟为谁鸣》(图文)(24楼更新完结)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发帖
97
能量块
11480
经验值
1431
贡献值
0
交易币
0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0 发表于: 2009-09-05
— 本帖被 幻影FQI 执行加亮操作(2009-09-05) —
这篇的主意来自于DW漫画G1第二部《战争与和平》,看的时候就在想,如果大哥他们当时没有被救出来而是直接给送去审判,又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呢……
时间线上,却是用了IDW的行动系列和AHM的背景,反正IDW大约是决定要抛弃大电影了,所以出现2006也没什么好奇怪吧……
所以算是TF漫画综合背景吧。
同样,如果有设定问题或情节问题或任何问题都请各位前辈赐教~~~鞠躬~~~~~~~
———————————————————————————————————————
那么先上图吧……
(这张是我用官方漫画原图PS+拼贴而成,不是我画的。)




TF STORY 3:
For Whom the Bell Tolls
(丧钟为谁鸣)
图/文:霹雳大铁锚
  
  1.
  这场战争旷日持久。
  在它爆发之前,在它爆发以后,没有人能够想象到它的漫长、它的残酷,以及它的失控程度。是的,它从某一日起已经失去了掌控,像一头我们用无数生命,无数的痛苦、仇恨、猜忌与迷惘日夜喂养的狂兽,终于它的躯壳膨胀至我们无法估量的庞大,它的胃口是我们无法填满的恐怖……它席卷一切,吞噬一切。
  永不餮足。
  我曾经很想对某人说,你看,你是对的,至少,曾经是对的。是我们一意孤行,将这邪恶的战争异胎孵化,是我们豢养它,给它足够成长的养料,源源不绝。我们将爱人、仇人、甚至自己一一碾碎,奉献给它——
  我们眼睁睁看它席卷一切,吞噬一切!在可以追溯的历史中,没有哪一条程序是这样书写,没有任何有记载的能量是如此循环。它似乎忠于破坏,永不能停止。看吧,它撕碎了我们的世界,而且仍将,撕碎更多的世界。
  直到最后一枚火种熄灭,直到一切泯灭于黑暗。
  好吧,我得承认,那样一来倒是彻底清净了。
  【以上内容来自于Optimus Prime副官Jazz的私人数据轨。】
  
  2.
  神啊……让这一切结束吧!
  【以上内容来自Sideswipe(横炮)、Mirage(幻影)、Skyfire(天火)、Red Alert(红色警报)、Skywarp(闹翻天)、Frenzy(迷乱)、Hook(吊钩)、Dirge(挽歌)……等人的私人数据轨,以及斯派克·维特维奇的大脑皮层。】
  
  3.
  只要Optimus Prime死亡,汽车人将不再是阻碍!他们只是一群缺乏应有的军事素质和个人理想的乌合之众!
  ……
  如果现在停止战斗,只能证明我们所努力的一切都是个错误,是毫无意义的愚行!
  我们必须战斗,从出发之日起,至死亡的垂怜降临,这就是战士的命运。我们必须战斗,因为我们必须战胜。胜利将洗刷牺牲者的悲苦,胜利将引导我们重获荣耀,重建家园!
  【以上内容摘自当地时间2006年9月17日Megatron在发动对太阳系第三行星地球的局部攻击行动之前,向全体报应号成员所做的演讲。】
  
  4.
  对于这场战争,我依然抱有希望。
  【以上内容摘自Optimus Prime在率领汽车人战队抵抗Megatron于当地时间2007年6月23日发动的军事袭击时发表的讲话。】
  
  5.
  “唤醒他。”
  这条音频与难以计测的高压电流同期而至,对沉寂多时的机体来说无异于灭顶之灾。
  每一条电路都在瞬间接收到这熔岩般灼烫的洪流,细微的电容体嗞嗞欲裂,处理器如遭雷击,光纤末梢读入无数错乱信号。一时间光感器接收到的都是高亮度的蓝白光,这让他的发声器禁不住发出了类似呻吟的颤音。
  疲惫的系统花费了五个秒循环或更久的时间来整理这些疯狂的能量束,缓和瞬极电流对体内部件造成的伤害。
  在这之后,他的脑电路彻底恢复运行,他醒了。
  “他醒了。”有个声音说。
  “是的,他必须醒来。”另一个更为威严的声音这样说道。
  音频传输线在电击中所受的损伤可能比光感器要小,它们已开始录入声音波形并进行转换和分析。这些声音信号听起来虽然波频丰富却并不复杂,它们很端整——这说明它们应当是由和他同类型的生物通过电子脉冲发出来的。
  “睁开眼睛吧!Optimus!”那庄严的声音又一次在他的耳边响起。他不得不承认这个声音很奇妙,几乎符合他曾经对神祇的低语所做出的一切想象。至少在此之前,他没有听过哪一款的发声器能够模拟出这样的波形,它几乎是完美的,充满了圣洁的磁性,循循善诱。
  有一股信号正伴随这神圣的低语入侵他的系统,尚在扫描修复中的视觉接收器被强行切换至运行模式。
  ——他看见了光。
  
  7.
  辉煌的光照在Optimus Prime的身躯上——金色的,还有仙女座星云般的蓝紫色光,它们从天穹洒下,沐浴着他的机体,令他有一瞬间错觉自己已蒙神所召。
  但是紧接着他看见那片半球型的穹顶,银白色的骨架将它分割成若干的扇弧,正中是一片规整的浑圆,金色的灯光就从那里发出,也许是某种粒子运动产生的光能,它的波长很稳定,仿佛那里包藏着一颗年轻的恒星。而那些蓝紫色的光却来源于固定他的那个装置。
  一座巨大的金属支架。
  两块方形金属导管相互交叉,形成一个端整的十字形,横向与纵向的比例恰好符合“被约束物”的机体结构。它们令他的双臂尽可能向身体两侧伸展,并以能量基合金环固定,无数能量导线自空心的导管内部伸出,仿佛十字架上滋生的藤蔓,末梢植入机体各级液压关节,紧扣每一处电机,彻底限制了他的行动能力。有两根导管掀开他的头部装甲伸了进去,那里面的玩意儿——或许是两根硅探针——在他失去意识的时候直接触接在他的脑电路主板上。支架底端似乎深埋入脚下的地面,当然他还不知道地面是由什么构成的。
  现在Optimus Prime有点明白自己的处境了。
  脑电路被动了手脚,他有一部分磁道数据的读取出了问题,他想不起自己陷入停机前的任何情景。处理器只能根据目前可测的机体损伤情况做出初步推断——他的左前臂装甲损坏了大半,轴承和传导线暴露在外,右脚则完全没有知觉。这些迹象表明他不久前可能刚打完一场硬仗,而这些限制机体活动的装置又表明了他现在是一个囚徒。
  会被这样对待,他显然是一个囚徒。虽然他们截断他的读取映射,限制他的思维,但他还是禁不住去想自己究竟是被谁俘获的,是某种未知的智慧生物,还是……
  “由于你们发动的罪恶战争,无数世人遭受了无法弥合的创伤!”庄严的声音提高了音量,“人民——要求你们清醒地接受审判,受到应得的惩处!”
  当中的光柱应随音量的变化一分为六,由穹顶的六片扇弧散发出来,那些萦绕在Prime身周的宛如迷雾的蓝紫色灯光完全熄灭,他那被重重禁锢的机体毫无保留地暴露在金色的光线下。
  在他的光学传感器轻易可以捕捉的范围,他的正对面,光线牵引着他的视线,那里像是有巨大的帷幕在向两侧缓缓拉开。然后他看见了,数以百计的观众肃然端坐在弧形的看台上,座无虚席。他看得很清楚,他们都拥有和他类似的机体,一致的结构,当然,还有来自同源的火种。他们都是活生生的塞伯坦人。
  他的同胞……
  他的家人。
  
  8.
  “战争结束了。”那个声音宣布道。
  “至少我不记得它是怎么结束的。”Optimus Prime想,“如果战争结束了,那么谁能告诉我战争的结果是什么?比如,Megatron是生是死?我的那些战士们又在什么地方?还有,这个法庭究竟是谁组建的?位置又在哪里?”
  他知道他的一切思维都被监控,因为他的处理器在运转时清晰地感到了不稳定的微电流带来的刺痛,那两根探针在合法地窃取数据。尽管他也不知道它们秉持的是哪部法典。
  然而这其实也是他的打算,他用这种方式向他们提问,他知道他们一定会回答。
  果然,那个声音说道:“Optimus,你的疑问将被一一解答。”
  “Optimus,或称Optronix,你在获选为塞伯坦人的领袖之后,并未善用你所拥有的崇高权力,你没有遵循远古以来的法则和Matrix的引导,未能以最为行之有效的办法,在最短时间内结束战争。战火连绵了九百万年,你将无数新生的塞伯坦人推向战场,推向苦难和死亡的深渊。你从未意识到自身的罪恶么?”
  “是的,我从未有一日否认过此事,”Prime想,“我不能否认战争带来的损失,以及我不否认Megatron是我的同案犯……不,事实上他是主谋,我可不该擅自剥夺他的地位。”
  那声音继续说道:“当你们把战火燃至其他星系之后,留守的塞伯坦人得以组织新的和平政权,我们重建了家园。本法庭受全体爱好和平的塞伯坦居民委托,以武力将你——Optronix,汽车人的首领——以及你的拥趸、你的仇敌Megatron与其顽固的追随者,悉数逮捕归案,押解回塞伯坦,以战争罪犯的身份,交付人民进行审判!”
  在他这样宣布的时候,Prime,严格来说是前Prime,听见了液压传动装置加速时独有的声音,那类似于某种涡轮启动的电机噪声无比响亮,这应当发自一部恢弘的机械。
  诚然如此,他很快就有幸看到了这部机械,这是半圆形的法官席,位于他的对面,立于他和听审席之间。前Prime估计它可能比大力金刚的身体还要长一些。它的边缘很光润,用某种未知的材料制成,总之那不只是塞伯坦合金。它依靠三根透明的立柱支撑,就光学传感器可以探知的部分根本看不到任何传动结构,它就好像凭空冒出来的一样。
  颈部的活动被限制,前Prime无法调整视角来观察法官,也无法看到固定自己的装置周围还有些什么。
  这点困扰立刻就不存在了,一面能量幕墙出现在他的面前,闪烁的能量波构成了逐渐清晰的视频,不断切换着法庭中各个角度的景象。
  前Prime,前汽车人战士,现战犯Optimus,或Optronix,终于又一次看到了他那些追随者的脸孔。
  Jazz、Prowl、Ironhide、Ratchet……还有Sideswipe、Bumblebee、Cliffjumper、Wheeljack……他们都在。
  他们都被相同的十字支架束缚固定,都被大量导线残忍地接入了机体、限制了行动,也许他们的头颅都被插入了探针……作为罪犯,作为战犯,这是应得的待遇。
  在他们的身旁,还有更多人,前Prime看到了隶属霸天虎部队的那些变形金刚们,他看到Starscream的头部还在不安分地动来动去,在他的旁边是机体损坏十分明显的Skywarp,他耷拉着脑袋不知是否还在线,他的双翼几乎全烧毁了。
  他们也被捆绑、固定、控制着。
  Soundwave的胸口被强制打开,大量导线伸了进去,这情形在任何一个正常的塞伯坦人看来都难免有点恐怖。
  一时难以计数的十字刑架塞满了材质未知的地面,它们一排一排有序地分布着,每一个都禁锢着一名战士。辉煌神圣的光线被某种力量操控着慢慢挪移,避开这堕落的角度,所有的十字架都留在逆光的昏暗中,掩藏了每一个被捕者的表情。前Prime相信从观众席的角度看过来它们就像是规模宏大的标志群,譬如,一座一座金属的墓碑。幽暗之中惟有能量基金属环的光芒星星点点,就像他们曾在那个名叫地球的行星上看到过的,墓地中的磷火。
  战争结束了,战士们都躺在了坟墓里。活下来的都是谋杀犯。
  “如果我算一个,” 前Prime——Optronix想,“那一定跑不了Megatron。”
  他现在知道Megatron在哪里了。他就在他的右侧,同样被禁锢着。
  这狂人的脸被放大置于屏幕正中,他那冰冷的光学镜头仍在闪着血色的光。

TBC……
[ 此帖被霹雳大铁锚在2011-02-21 20:49重新编辑 ]

发帖
97
能量块
11480
经验值
1431
贡献值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 发表于: 2009-09-05
TF STORY 3:
For Whom the Bell Tolls
(丧钟为谁鸣)
图/文:霹雳大铁锚

  9.
  眼下的形势对这个叫做Optronix的塞伯坦人很不利。
  Optronix,曾经是他的名字,他使用它度过了一段沉默的岁月。九百万年前战争爆发的时候,他也曾以为自己会以这个名字迎接死亡——随着铁堡的陷落一起降临的死亡。
  那时所有的情报整合分析都指向了这一结果,而塞伯坦人Optronix的工作就是输入这些情报,根据它们建立数学模型,然后归纳出最佳运算结果,为军方提供有效的战术数据和战略参考。或许正因这份工作,这个籍籍无名的人比任何议员或高级将领都更早知道这场战争不可逃避的结果:铁堡一定会陷落,毁灭于霸天虎组织首脑Megatron发动的这场星球内战。
  各种已收获的数据都表明铁堡有97.84%的可能性会遭遇类似Praxus的屠城行为。汽车人数据分析员Optronix没有理由觉得自己可以幸免。
  而这场残酷的战争,Megatron将其称之为“革命”。
  他是个疯子,Optronix这样想过。尽管他认为自己比任何人都了解Megatron……他比任何人都了解属于这个暴力狂人的一切分析数据。如果掌握了全部的数据就可算彻底了解了某一个人,那么他确然非常了解他。Megatron的一切数据活动都遵循逻辑,他阴险、残忍、野心勃勃,但这不代表他的处理器曾经处于失控状态,他做的每一件事都谋虑周到,且忠于自己。
  他又实在不是一个疯子。在看似永无止境的战争岁月中,确实有许多人疯了,可Megatron绝非其中之一。他始终冷静自制,顽强不屈,他坚定地抗拒着会令他的团队丧失利益的和平,他为此不惜牺牲——当然,他从不自我牺牲。
  面对这个顽强的战争狂,也许将整个星球拱手相让会是更好的选择,但素有塞伯坦远古神器之称的Matrix却并不支持这一看似荒谬的理智决定。它选择了Optronix,选择他成为全体汽车人的领袖,崇高的Prime。它把他变成了Optimus Prime。
  ——于铁堡陷落前夕,于大厦将倾之际。
  短暂的彷徨之后,新任Prime召集了他的战士。他把不愿屈服于Megatron的人们聚集在一起,率领他们奋起反抗——正如他作为Optronix时通过运算所知的一样,这场战争无比艰苦漫长,它足以将钢铁的棱角磨平,它足以将理想的火焰扑灭,再静候残灰一粒一粒冷却。
  战争一打就是九百万年,多少人九死一生。宝石般的塞伯坦行星变成了荒原和废墟的世界,立志为家园而战的人们失去了家园。战火从一个星系连绵至另一个星系,杀戮和守护交错上演,唯一不变的是,总有生命的火种一点一滴熄灭。
  九百万年……他一次一次听着英雄的赞歌唱成挽歌,挽歌又沦落成漆黑夜里痛苦的呻吟,而他必须坚强。他要有足够的坚强来带领他们,这些火种灼灼不息的人们,这些曾经为这个世界拼上性命的战士们,他有责任领导他们度过长夜,等来黎明。
  这是他的责任,他的承诺,他的战争。无论他被称作什么,是Optronix还是Optimus Prime。
  
  10.
  “Megatron,Optronix,你们所领导的星球内战给塞伯坦造成了无法弥补的巨大损失!”庄严的声音从高高在上的法官席持续传来,那也许就是法官的声音。
  在这种情况下听见Megatron的名字Optronix几乎忍不住要笑出声。在地球的时候常有人类问他是否会做梦,而在那之前他从未做过梦,所以他经常这样回答:“不会,不过如果有的话,我可能会梦见Megatron被审判。”
  而现在Megatron的名字正在法官的嘴里打滚。他要被审判了,前Prime想,这种事情简直跟“做梦”一样,我以为他不会那么容易被逮到,以他的脾气恐怕是宁可被当场打烂。
  大屏幕就在眼前,近得不可思议,几乎要贴上他的脸。他在极近处观察着Megatron那张熟悉的面孔,每一个细节。从前只有在死斗中他们才能离得这么近,不过那种时候他没有机会看得这么清楚,现在这张脸简直纤毫毕现——战争狂的表情十分僵硬,他绷着双颊,咬牙切齿。构成面部装甲的那些金属被他扯得很紧,看起来几乎要撕裂了。
  他的老仇人Optimus终于忍不住放声大笑。他立刻发现自己的发声器可能也被调整过,他无法控制好输出波形,这令他的笑声听起来十分沉闷和诡异,连他自己也觉得陌生。
  “肃静!!”法官的声音发出了咆哮。
  大功率的电流输入了前Prime的机体,他抽搐了几下,发声器放出几声不连贯的噪音。随后他安静下来,全身几千个芯片都沦陷在瞬极电流带来的灼痛中。
  他勉强维持着视觉设备的运转,他盯着屏幕上Megatron的脸,用变了调的声音说道:
  “Megatron,在这里见到你真是高兴。”
  他相信右手边的人听得见这句话,不过那里只有一片沉沉的沉默,像被黑暗冰冷的海水淹没了一般。他的宿敌没有回应。
  
  11.
  “你们当中的一些人拥有赎罪的机会,”法官说“你们得到准许,可以勇敢地站出来,指证主要战犯的罪行。”
  这时大屏幕从Megatron的脸切换到另一个黑白涂装的变形金刚。他的胸部装甲被高温灼得有点变形,大片焦黑的污渍分布在破碎的合金板上,两根粗大的导管穿透了他的门翼,他仿佛一只被钉住了翅膀的鸟,他伤得不轻。
  他听见法官的传唤,带着惊讶的表情抬头望着能量屏,然后他看见了自己那带着两只尖尖犄角的脑袋,还有蓝色的护目镜——幸好这个没坏。
  是Jazz!
  “……是我吗?”Jazz嘟囔道,“为什么我是第一个?”
  接下来他感觉到自己的发声器可以正常运作了,这一点让他十分欣喜,他立刻大声嚷了起来:“我说你们选择证人不需要事先打个招呼吗?”
  法庭中一片庄严的静默,听审席上没有任何人动弹。所有的淡金色光柱都指向了Jazz,他有些不自在地扭动了一下腰部。
  前Prime发现他的腰部并没有被什么东西固定住,他们居然放过了这个关节,看来他们对他真是一无所知。
  Jazz自以为小声地嘀咕道:“我不止一次在脑电路中模拟过出庭指证Megatron……不过我以为证人席的待遇会比现在的情况要好。”
  他输出的音频立刻被放大了十倍,就像此刻映在屏幕上的他的脸。Jazz愣了一下,随后他用力扯着那些导线左右动了动头部。这动作看起来就像一个人类在照镜子,他显然正把法庭设置的能量屏当成一面普通的玻璃来使用。
  法官无视了他的举动,没有用电击教训他。也有可能他们根本不清楚他这些动作的含义。他在地球上跟原住民学了不少花样,他们却只知道他在那里打过仗。
  “犯人Jazz,你有权指证Optronix。”法官说,“身为他的副官,你第一时间目睹了他的种种罪行,难道你的心中从未有过挣扎?你是他的帮凶,还是非自愿地执行他的命令?本庭赋予你证人的权利,你必须诚实地讲述你的经历,你的证词将影响最终的审判结果。”
  屏幕摄像在法官如此宣布的时候有一瞬间投向了Optronix,或Optimus。面罩帮了他的大忙,不然Jazz可能会因为他那位头儿此时的表情而爆笑出声,再被电流折磨个半死。Optronix这会儿笑得面部装甲都呈现了轻微的扭曲,他瞧着Jazz的表演一刻不停地在笑。
  “我就知道会是这样……”Jazz说,“我想要个律师,或者给Prime要求一个律师。”
  听审席传来一阵噪杂。他们终于发出了声音,否则真令人怀疑他们只是一些虚幻的投影,是这个庄严法庭某种肃穆的点缀。受审者们隐约可以分辨出他们中的一些人在问什么是律师。这些新生的塞伯坦人对往昔文明和异星文化的了解似乎十分贫乏。
  “驳回。律师抗辩是一种陈腐的制度,它给犯人带来更多逃避罪责的机会。相较之下本庭更趋于采信高速处理机根据物证以及证人证言而产生的运算结果。”法官道。
  于是整个法庭再度静了下来。众人冷酷地端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他们静待Jazz指证他最亲密的领袖,他的战友,九百万年来他誓死追随的那个人。
  沉默像金属噬菌体一样在阴暗中滋生,它飞快地蔓延,腐蚀触手能及的一切。Jazz又不自在地扭了扭身体,他开口道:“既然是这样……尊敬的法官,我宣布放弃我的证人权利。”
  “驳回。”
  法官威严地给出了回答。与此同时Jazz发出一声惨叫——他的发声器爆出一声短促的锐鸣。Optronix不知他遭遇了怎样的痛苦,竟让他发出这样的声音。
  这不是电击,他很快就明白了,这是他们在强行读取他的数据轨。
  他的私人数据被残忍地挖掘出来,一条一条出示在大屏幕上。而他还在试图抗拒,他竭尽全力去销毁那些属于他记忆体至深处的疼痛印痕,他要赶在他们扫描到那些之前……他的顽抗收效微薄,顶多只能使读取稍显滞涩,那些音频、影像和文字断断续续,然而并不妨碍入侵者浏览它们。
  汽车人副官隐藏在内的世界被剥离出来,无数战争的真实视频混乱地展现在严厉的法官、无罪的平民和战争罪犯们眼前,十几个画面一齐打开,都是爆炸的白光和横飞的残肢。所有被十字支架固定住的汽车人脸上都露出了悲愤的表情,他们一同想起了那些不堪回首的岁月。他们从那些劫难中熬过来,每个人的笑容背后都有伤痕。
  Jazz的声音毫无先兆地响了起来,他用一种略带忧伤的语调说着话:
  “这场战争旷日持久……在它爆发之前,在它爆发以后,没有人能够想象到它的漫长、它的残酷,以及它的失控程度。是的,它从某一日起已经失去了掌控,像一头我们用无数生命,无数的痛苦、仇恨、猜忌与迷惘日夜喂养的狂兽,终于它的躯壳膨胀至我们无法估量的庞大,它的胃口是我们无法填满的恐怖……”
  前Prime猛然省悟这其实是被强制读取的记忆数据,他在屏幕的角落里看见了数据的主人愤怒的表情和紧闭的嘴巴。这些只是暗自神伤的东西,他没想过会被拿出来展览。
  “……我曾经很想对某人说,你看,你是对的,至少,曾经是对的。是我们一意孤行,将这邪恶的战争异胎孵化,是我们豢养它,给它足够成长的养料,源源不绝。我们将爱人、仇人、甚至自己一一碾碎,奉献给它——”
  Jazz的声音以一种近乎漠然的冷静缓缓叙述着他对战争的看法。这声音回荡在宽阔的空间中,与移动的光影相互映衬,显得那么寂寞,似若虚无。他记下这些话也许是希望某一天能够与“某人”分享,Optronix明白他期待倾诉的那个人是谁。
  他们强取了他的私密,剥夺了他倾诉的权利。Optronix想,这是什么正义!
  “……看吧,它撕碎了我们的世界,而且仍将,撕碎更多的世界……”平静的叙述到这里戛然而止,代以一声原始输出高达140分贝的巨响。
  更多的巨响接踵而至,一声高愈一声,那是地球上独有的电子音乐,它们制造出足可毁坏所有物种听觉系统的可怕噪声,疯狂地响彻这旷阔却有限的空间——
  是Jazz!!
  他在无法挽回数据外泄的情况下,竟然将发声器调至最大,开始播放地球上最恐怖的电子音乐!
  听审席登时大乱,许多人弹跳起来大声呻吟,所有机体都忙于关闭自己的音频接收系统,可惜为时已晚——托法庭刻意在证人的发声装置上植入扩音器的福,它们或多或少都被震坏了。有人惨叫着抱着头倒了下去,可能他们的音频接收器是直接连接在脑电路上的,真是要命的设计。
  Jazz得逞了,他在只有他能忍受的噪声中大笑起来。这笑声无人可以分辨,而且仅仅持续了半个秒循环。接着他们就把上限电压直接加到了他的机体上,被裸接的电路因为瞬间过载爆出明亮的蓝色火花。他一瞬间被电火花包围了起来,浑身上下都有电弧光在疯狂地闪烁。
  音乐停止了,始作俑者也没有呻吟,因为他的发声装置被强行关闭了。法庭中惨声一片,统统来自听审的人群。法官和犯人们都沉默地看着屏幕,屏幕上那个黑白涂装的家伙正在持久跃动的电光中一声不吭地抽搐着。摄像头忠实地录入了全部过程——从他不顾一切昂起的头颅,到每一根抖动的手指……直至他垂下脸庞,陷入静止锁住状态。


TBC……
离线feline

发帖
286
能量块
8780
经验值
738
贡献值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2 发表于: 2009-09-05
请允许我插个花哈~~ 在tfc上看到你正在预留位,没敢~~

这篇读着挺心痛……

ps,欢迎铁锚来这里~

发帖
97
能量块
11480
经验值
1431
贡献值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3 发表于: 2009-09-05
谢谢支持哦~~~
战争是残酷的……
铁块们是坚强的。

发帖
589
能量块
20880
经验值
1232
贡献值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4 发表于: 2009-09-05
那张图确实很好
故事也很好
…………………………
离线sxch0204

发帖
3243
能量块
94680
经验值
150667
贡献值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5 发表于: 2009-09-05
回 3楼(霹雳大铁锚) 的帖子
欢迎把你更多的好的文章发到这里来,希望你喜欢TFG2这个大家庭!
本五保户继续开展电子鸡的相关研发工作,除此之外开展多种经营,还育有电子驴、电子猪、电子企鹅等优良品种,有意者请与五保户联系!咨询电话:一推六二五
离线liwu

发帖
3629
能量块
718873
经验值
80452
贡献值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6 发表于: 2009-09-05
加油~
看好你哦~
我将导演万众一心
离线远星一号

发帖
9518
能量块
137176
经验值
295159
贡献值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7 发表于: 2009-09-05
读一半~留个位置来~~

版主啊~~这帖子精华一个吧~
离线starshredmon

发帖
2576
能量块
154355
经验值
40934
贡献值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8 发表于: 2009-09-05
不错不错,潜力股

Unicron is reviving, coming.
离线米高扬

发帖
746
能量块
27630
经验值
23145
贡献值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9 发表于: 2009-09-05
这篇文章太现实了.太真实了!
离线幻影FQI

发帖
12144
能量块
1891772
经验值
276931
贡献值
135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0 发表于: 2009-09-05
好文好文!
值得细品呀。
我隐藏在敌人中的某一处……
离线feline

发帖
286
能量块
8780
经验值
738
贡献值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1 发表于: 2009-09-05
人们总是倾向于认为自己拥护的阵营才是最为正确的。人们会为此仇恨,继而互相争斗不休,其实双方本质上又有什么区别呢?故事中的审判的一方也同样。这也许就是最悲哀的地方吧。大家最终都被某种消极情绪所吞没。
衷心希望optimus最终有一天有能力跳开这一切,超越派别,超越情感,超越尘世一切,也许那时他就能找到解决一切的答案。

发帖
97
能量块
11480
经验值
1431
贡献值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2 发表于: 2009-09-05
横炮+蛇眼、liwu 、远星一号、starshredmon:谢谢支持!

sxch0204 :谢谢斑斑,咱会继续更新的~XD

米高扬:现实、真实,也许……但是身在其中的人,会明白什么是现实、真实吗?
也许现实真实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信着什么。

幻影FQI :幻影大人出现~~感谢大人翻译的动画,木有各位前辈提供的资料积累咱这个英文白痴是写不出这篇东西来的。

feline:相信大哥,大哥还是很强的,不止是在武力上。
离线hjf007dzg
发帖
1769
能量块
0
经验值
33248
贡献值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3 发表于: 2009-09-05
那张图片很不错
离线leonard2007

发帖
3669
能量块
157273
经验值
118439
贡献值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4 发表于: 2009-09-05
我比较喜欢看图,PS的不错,IDW的logo都被你改了……呵呵,文字部分慢慢看。
快速回复
限12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