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
  • 5324阅读
  • 1回复

[小说]【原创】万圣惊魂夜(有声波,警车,苏,雷)-完结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朱晓天音
 

发帖
23
能量块
2100
经验值
230
贡献值
0
交易币
0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0 发表于: 2011-12-16
前言:  
本文就是在前篇《千千阙歌》中提及的原本非常香-艳的群体混乱故事,原本只是打算写片段的,最后还是写成算是比较完整的短文。
说是香艳,其实只能算是有些暧昧,时间也不长,就声波那段,至于跟警车交谈的情节……应该算是惊悚了吧?
这么崩坏的声波第一次写,这么悲催的警车……好吧,不是第一次了。  
万圣节只是个幌子,或者说,借口,虽然万圣节早就过了。
本文虽然也参照了【程序猎人】《起源》一文的背景,但并非《千千阙歌》的延续,其中的塔洛莉性格也有所不同。
本文中的声波完全颠覆了传统,其实我是很喜欢别人笔下低调腹黑的情报官,或者傲娇巨萌的单亲爸爸,但在这里,因为剧情需要他扮演了一个……自己看吧!至于警车,虽然自认为算是比较像传统的正经性格,但是没有体现出他的强悍逻辑。
昨晚在铁血社区看了一个牛人对于诸多TF人物的点评,很精彩,也有独到之处,但是总觉得他的视角太和现实挂钩,尤其是完全从战略战术的角度解析,感觉甚至有些残忍。不知为什么,我总觉得争权夺势这种事不该出现在TF的世界里,尤其不该出现在博派的阵营里。我不愿去相信。
不多说了,上文。  

正文:  
“关于那家伙,查出什么了吗?”  
“没有,她太狡猾了,迄今为止,我们找到的顶级密探全军覆没。”  
“老朋友,你们的能力看来也不过如此。我是不是该重新考虑一下我们的合作计划?”  
“放心吧,万圣节马上就到了,而我们准备了一场盛大的招待。相信我,你会喜欢的。”  
“希望真像你说的那样,不然……我只能表示遗憾。”  
【=======分割线=======】  
“这次的任务……大家都清楚了?”擎天柱说完了全部的注意事项之后,以前所未有的凝重语气问道。  
空旷的房间里一片安静,完全不像是众多汽车人和霸天虎的精英们济济一堂时应有的情形,就连一贯爱闹腾的汽车人双胞胎和以破坏纪律为乐的红蜘蛛都反常地没有开口。  
平常怎样都无所谓,将要面临的形势之严峻,他们无法用乐观的芯态面对。  
塔洛莉,怪物,来历不明,能力不详,邪恶凶残,以玩弄其他智慧生命为乐。  
为了消灭这个怪物,宇宙联盟发出悬赏,召集能人异士打探它的习性和弱点,然而他们的战绩,除了九万四千二百五十八个顶级密探的陨落以外再无可提之处。  
半人马座和平委员会经过反复研究,决定将这光荣而艰巨的任务交给变形金刚们去完成。  
塞博坦星球的行省卡隆被半人马座各星系的能工巧匠们改造成为顶级的综合性星际娱乐会所,所有已知的广告手段无不极尽其用放射出诱人的魅力,各具特色的俱乐部、夜店纷纷进驻,热闹非凡。而这堪比黄金时代的繁华,都不过是吸引大鱼上钩的诱饵,但那些不明就里蜂拥而来的游客,只看到了猎艳的机会,没有谁去深思背后的原因。  
【=======分割线=======】  
“不会吧?塞伯坦怎么搞成这个样子?”遥远的时空中,塔洛莉皱眉,“就算擎天柱那老好人勉强能容忍这种胡作非为,威震天的中央处理器难道也坏掉了?真是奇了怪了!要不,先找人过去看看吧。”  
数十循环之后,刺探消息的家伙回来了。  
“主人,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个?”身为塔洛莉有自我意识的高等分-体,暗之妖焰虽然口称塔洛莉为“主人”,实际上却带着满满的戏谑调侃之意。  
“好消息吧!”塔洛莉知道他的臭毛病,从不较真。  
“好消息是,擎天柱和威震天完全正常。”  
“那坏消息呢?”  
“坏消息嘛……”暗之妖焰故意拖长了声音,“塞伯坦之所以变得这么奇怪,那是因为你。”  
“胡说八道!”塔洛莉瞪了他一眼,“那可不是我干的。”  
“但那是别人为了对付你而精心打造的陷阱,而且变形金刚将成为和你交锋的主力。”暗之妖焰坏笑着说。  
“对付我?谁这么无聊?”塔洛莉来了兴趣,“居然找上变形金刚,亏他们想得出来!”  
“除了五面怪,你以为还有谁会想出这种馊主意?我的主人。”暗之妖焰着重强调了“主人”这两个字。  
“擎天柱和威震天同意了?”塔洛莉想了想,又问。  
“一旦涉及到和平什么的,傻大卡车想都不想就跳人家坑里了,而白铁皮筒子作为霸天虎的骄傲不允许他临危退缩,所以这俩一块儿栽了。”暗之妖焰那叫一个牙尖嘴利,虽然有所夸张,但说的基本是事实。  
“那还真是遗憾。”塔洛莉耸耸肩,“本来准备去他们那里过万圣节的,这下子泡汤了。”  
“我倒以为,这正是去过节的好机会,”暗之妖焰眨眨眼睛,“反正你对他们来说跟万圣节的恐怖南瓜头差不了多少。”  
“那是什么概念?”塔洛莉问。  
“在你将和变形金刚交锋的战场周围,有着各种先进的视频传输设备,许多人期望足不出户就可以惬意地欣赏一场以变形金刚的能量液和火种为点缀的超级大片。”暗之妖焰一针见血。  
“什么?”塔洛莉不出所料地怒火中烧,“岂有此理!他们把变形金刚当什么了!又把我当什么了!”  
“那么,主人,你的决定是……”暗之妖焰趁热打铁。  
“既然观众这么好心地提供了舞台,要是不认真演一场,怎么对得起他们呢?”塔洛莉邪佞一笑,“你说是吧,暗焰?”  
“主人,”暗之妖焰瞬间收起嬉皮笑脸,一本正经地说道,“您真是太善良了。”  
“得了吧,你就知道酸我!”塔洛莉撇嘴。  
就算狂妄,塔洛莉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比如说,她知道“善良”这个词无论如何跟她沾不上边。  
她有很强的控制欲,某个身份是知名的精神理疗师“妖娆艾琳”,机械生命体对她那一手出神入化的数据幻流技术抵抗力几乎是零,至于碳基硅基或者其他生命形态,她也自有对付的办法。她总能巧妙地卸下病人的心防,获取他们的信任,和他们成为朋友,然后一点一点挖掘对方的秘密,捕获并掌控他们的弱点,成为不可替代的重要存在。那时候,塔洛莉会觉得有一种对方完全落入她手中的感觉,那滋味妙不可言。但是,她从不用这种方式为自己谋取什么利益,也没有真正伤害谁,不菲的理疗费已经足够她过舒适的生活了,贪心是不好的,何况她已经得到了最想要的快乐。她和病人各取所需,仅此而已。  
但是对生活在塞伯坦星球上的变形金刚一族,塔洛莉始终怀有特殊的感情。  
原因,说不清楚。  
也许是当年游荡的时候无意看见至尊太师制造“光明圣神”的新奇,看见“光明圣神”和噬星魔争战的无畏,看见宇宙大帝被邪恶侵蚀的苦楚,看见引天行自我牺牲的悲壮,不知不觉对这个种族产生关注,希望见证他们在适者生存的宇宙中引发的奇迹。虽然没有插手过他们族内的争斗,甚至没有向他们透露自己的存在,塔洛莉对他们的关心,其实已经远远超出一般的兴趣范畴。  
之前对那些冒犯她的密探,塔洛莉只是象征性地略施薄惩,没想到她的忍让并没有使那些家伙适可而止,反而得寸进尺地嚣张起来,居然想把变形金刚一起拖下水,是可忍孰不可忍!是时候给那些不知进退的家伙点颜色看看了。  
如果你们因为太无聊想找点乐子,我会给你们足够的乐子,包管你们后半生享用不尽。我塔洛莉说到做到。  
【=======分割线=======】  
塔洛莉是很有表演天分的,再加上观众们准备的临时演员都很配合,塔洛莉一点一点向舞台靠近,终于……闪亮登场。虽然做了思想准备,真正踏入战场的那一刻,塔洛莉还是不免惊讶了。  
预想中的刀光剑影并没有来临,眼前呈现的,反而是一片春意萌动的旖旎风光。所有TF的机体全部重涂,擎天柱和千斤顶的面罩不见了,爵士和钢锁的护目镜也没了;被暗之妖焰嘲讽的白铁皮罐头壳离开了威震天的脑袋,华丽的日轮状散热片尽情舒展;而一直用面罩和护目镜掩盖自己真实面目的声波也露出了他清俊的面庞和极其罕见的金黄色光学镜片。  
塔洛莉突然觉得这个世界是那么的不真实。  
“声波,这是怎么回事?”很快回过神来的塔洛莉决定找个靠谱的TF问问。  
“没什么,只是个欢迎晚会。”关闭电子单音的声波嗓音美妙得令人发指。  
“你们……”塔洛莉忽然发现自己的词汇库极度匮乏。  
“怎么?不喜欢?”声波往前迈了半步,含笑看着她。  
“呃……”塔洛莉略显尴尬地往后退了半步,“你这样,我会误以为你是在诱惑我……”  
“你没有误解,我就是在诱惑你。”声波这次迈了足足的一步,他们很近,塔洛莉甚至能闻到他口中能量液蒸腾出的甜香气息。  
是我疯了还是这世界疯了?塔洛莉呆傻地站着,突然极其恼怒起来。  
这么坑爹的桥段是谁想出来的啊?还有,暗之妖焰明明说的是交锋,怎么会变得这么诡异?  
【=======分割线=======】  
『暗焰!你给我说清楚!你打听到的消息究竟是什么?』意识平台上,塔洛莉怒冲冲地给暗之妖焰扔了一道思感过去。  
『当然是变形金刚跟你斗智斗勇,幕后的家伙看好戏啊,不然还有什么?』暗之妖焰对她的怒意视而不见。  
『斗智斗勇也不用弄得个个像男公关吧?』塔洛莉相当不满。  
『不这样怎么让你弃械投降,暴露自己的弱点啊?再说了,主人你不是挺惊喜的嘛?』暗之妖焰觉得塔洛莉口是心非。  
『惊是惊了,喜半点也没有!』塔洛莉没好气地说,『声波那个样子有多惊悚你知道吗?敢情万圣节我就是来找吓的。』  
『不满意你可以吓回去啊!反正是万圣节,捣乱无罪。』暗之妖焰不以为然。  
『知道了。』塔洛莉眼珠一转,突然有主意了。哼!你们敢吓我一跳,我也要吓你们一死。  
【=======分割线=======】  
“我对主动送上门的不感兴趣。”塔洛莉冷冰冰地扫了声波一眼,“要是原来的你,我或许还可以考虑。”言下之意就是警告声波不要自讨没趣。  
她和暗之妖焰的交流虽然不少,但却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外界看来,塔洛莉只是无措了极短的时间,然后,整个人的气势完全变了。  
“尊敬的战术家先生,你愿意向我解释一下吗?包括你们的涂装变化,以及某些TF某些小部件消失的原因。”转向警车的时候,塔洛莉微笑着,措辞温和优雅,不知为什么,在场的TF们却有一种暴风雨来临前的阴沉感。  
“这是为了欢迎你而准备的特别晚会,你就是今夜的女王陛下。你可以对我们做任何喜欢的事情,而我们在这里的目的,只是取悦你。”警车用最简单的话阐明他们的立场。  
“任何喜欢的事情。”塔洛莉慢慢地重复一遍,右手轻轻搭上战术家喷涂着墨绿色藤蔓纹样的白色胸甲,嘴角噙着一丝残酷的笑意,“包括活吃火种吗?”  
火种是变形金刚生命的承载体,也是他们灵魂的所在,塔洛莉问的这个问题本身已经很恐怖了,更令TF们感到不安的是,她的语气是那么平淡,就像谈论天气一样。  
恐惧瞬间攫住了警车的中央处理器,塔洛莉的右手给他胸甲的触感很轻柔,但是,就好像它随时都有可能变成挖开他胸膛的利器,警车感觉自己的循环系统运作明显急促起来。周围的TF们惊骇到失语。  
“听说因为恐惧而颤抖的火种有着不可思议的美味,战术家先生,我是不是可以从你这里得到证实呢?”塔洛莉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  
警车原本白净的面装甲更加白了,火种也在胸膛里剧烈跳动起来。这……是他们判断失误。往昔那些刺探情报的先驱们虽然一个个被塔洛莉整得很惨,但从来没有听说谁被她杀死,如今……塔洛莉终于决定大开杀戒了么?  
“自己把火种弄出来。”塔洛莉对警车下达命令,“要是我亲自动手,你那漂亮的胸甲大概会碎成一片一片,有失美感呢!”  
说着,塔洛莉撤回了右手,似笑非笑地看着警车。  
警车知道自己已经别无选择,过早说出了承诺的话,他不能做一个不守信用的TF。  
弱者用生命给强者的献祭。被选定的祭物明明害怕,不甘,想逃,却只能顺从地将自己最脆弱的部位送到强者嘴边,希冀自己的牺牲能换取强者对自己族群的怜悯,至少,不急于赶尽杀绝。  
警车的胸甲缓缓开启,火种舱也一点一点慢慢升上来,塔洛莉突然说:“停!我不想吃了。”  
【=======分割线=======】  
停!  
这是个信号。在场的变形金刚无法得知它的意义,那些暗中的偷窥者却立刻尝到了厉害,无一幸免。他们正津津有味地看着塔洛莉大施淫-威,警车不得不忍着恐惧向对方屈服,精彩绝伦之处就在眼前,随着一个“停”字,他们突然什么都看不见了。  
并不是说监控器传来的画面消失,而是,他们本身的意识中枢丧失了接受视觉或者类似信号的机能。  
早在跟声波对话的时候,塔洛莉就已经放出无数低端分-体,它们以质点的形式散布在空中,进入监控器的镜头,被捕捉,和信息一起被转换,传输,还原,直到进入那些偷窥者的意识中心潜伏下来。接收信号被激活之后,它们聚集形成一个阻隔层,切断了信息的传输,并且和受体组织融为一体,会导致将来的清除无法进行。也就是说,那些受体的后半生,这方面的感知将完全丧失,不可恢复。  
从某种意义上说,塔洛莉扮演了复仇天使的角色。  
【=======分割线=======】  
警车尴尬地停住动作,不解地看向塔洛莉。  
“表演结束了,战术家先生。”塔洛莉笑得贼兮兮的,“刚才多有冒犯,抱歉啊!万圣节快乐!”  
警车下意识地收回火种舱合上胸甲,不过等他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之后,毫无悬念地瞬间当机。  
“其实你一直很棒,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塔洛莉又对声波来了这么一句,声波彻底无语。  
在给糖还是捣乱的选项里,塔洛莉直接无视糖果选择捣乱的行为,给所有经历这次事件的智慧生命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也标志着塔洛莉放弃了纯粹旁观者的身份,开始和变形金刚们产生交集。  
【=======分割线=======】  
『万圣节真是个不错的节日啊!』塔洛莉伸了个懒腰,『你以为如何呢?暗焰?』  
『大姐,暗焰躲猫猫被困在虫洞迷宫里,暂时无法回答您的提问。』橙红色女性分-体枫天雪接话道。  
『而我们一致认为,您这个观点非常正确。』蓝紫色的另一个女性分-体霜天月补充道。  
“枫天月,霜天月,你们给我等着!”暗焰气急败坏的咆哮不知从哪飘来,又消散到不知名的地方去了。  
——【完】






柱哥,威总,我真不是故意的。
离线twin双旋

发帖
3183
能量块
107175
经验值
72839
贡献值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 发表于: 2011-12-16
去掉护目镜和口罩的声波……这一定是我听过的最恐怖的故事了,OP这酱油打的……女主完全就是外挂全开的黑暗之后塔克西丝啊~~~P.S:这个真该像DW那样每年出个圣诞特别篇、复活节特别篇什么的,另外虽然万圣节已过,但是圣诞节眼看不远了……Merry Christmas!BTW,He's back...The Doctor has returned."Hello,I'm the Doctor.Basically——Run!"
“上即是下,丑即是美。”    ——魔蝙蝠座右铭
快速回复
限12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