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
  • 4833阅读
  • 1回复

[小说]变形金刚前传:未了的较量(5)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发帖
93
能量块
5295
经验值
300
贡献值
0
交易币
0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0 发表于: 2011-02-14
不过对于这个大家伙,第七区科学家却完全没有任何头绪,目前,他们对这个个体的唯一的了解就是---------它的体重是所有NBES中最大的,重达13吨,是其他个体的数倍。
在第七防区,类似的奇异馆藏品还不止这些。
顺着右侧的监视器镜头下方的红色射线灯的光柱向左侧延伸,在几个金属巨人 附近不远处,只见数个高约9巨大无比的透明圆球被钛钢锁链和巨型钛钢四指数控气压吸盘死死地束缚着,悬吊在黑暗的苍穹天顶。这些巨大透明圆球的构筑材料是厚达一米的透明防弹特种“可反射纤维细胞”玻璃,可有效抵挡任何级别的破甲弹射击。除了防弹玻璃建造,在球体内,同样充满了蓝绿色的液体液泡和厚实的冰壳,
然而令人惊奇的是,放眼望去,只见圆球内存放的,竟是几辆汽车!。
在最右侧,靠后的一个5高的圆球内存放着的是一辆车身通体雪白的联合国高压水龙防暴和安全押卫运输车

而在它一旁的6高圆球内则是一辆浅绿色的重型军用拖卡载货拖斗车。 在拖斗车右后方,一个10高的球体内,只见,一台橙红色车身的3x3轮式物料生成与搅拌车
被封冻于椭圆形巨型冰壳里,正在大片的液泡中上下沉浮。
如此怪异的收藏,有时经常令有幸光临此地的人们疑惑:第七区人是否因为有些“51神经区”情结,而致把所有的机械机器都当成了E.T
事实上,据第七区大型生物电磁神经活动放电监测分析仪的自动信号捕捉分析表明,这几辆汽车身上同样泄露出了大量的灵焰电流―――――它们也是NBES



NBES2):实验




监视器镜头将视角慢慢缩回,转向右侧清一色的是科研观察区
这儿,有着泛着金属冷光的灰白色巨大高能防辐射陶瓷墙壁,黑灰色的电子升降柱正在把无数多个椭圆状的小舱室忙碌地上下输送,或者用数十米长的电子伸缩传动架移动到那些“虫卵”表面。
此时,5个泛着纯净无瑕的雪色冷光的白色舱室正上升到“虫卵”的正中央,呈“V”字形(2个小舱室悬挂于左上角,其余2个停在右上角,中间体积最大那个则排在V字形的尖底处)排列整齐。此时,在每个白色的舱室中,各有4名科学家,正在实验控制舱内进行操作,准备开始新一天的研究工作。
他们身穿白色塑料防电磁辐射流制服并外套白色长风衣,脚上套着雪白的防菌反电磁辐射皮靴,头戴厚实的白色头盔和深蓝色的护目镜。看上去仿佛是一群身着白色寿袍的鬼魂,又像是一队正在给亡灵招魂的地狱巫师。
他们浑身上下都被一片雪白包裹的严严实实,活像一个个大雪人,只有那圆形头盔和他们外露的透明实验用手套里显现的双手能表明他们的身份。
在最大的那个舱室里,4名首席科研人员正聚精会神、小心翼翼地按动电钮,调试实验设备。
位于虫卵正中央体积最大的那个白色舱室轰响着沿着基座下的电子伸缩传动轨道缓缓地滑回到一扇科研观察区的入口大门处。
雪色的大门上烙印着一个焊接图案----一个倒立六边形 和一个 ,六边形中央有着“S7---Authorized only”的字样。
然后,只见一道白色的电动折叠人行隧道慢慢伸长约10,并与舱室背部气动门连接。
“嗞-呼”一声巨响,伴随着浓厚的蒸汽冒出,入口大门突然打开。一个身着白色长风衣披着长罩袍的研究人员出现在了门口处。那正是已穿戴整齐,做好了工作准备的约翰.布奇托博士。 只见,他小心翼翼、轻手摄脚地走进了通道内。接着,他来到了一个固定在隧道尽头的、约半人多高的方形金属平台前。然后,伸出双手按在了平台中心一个圆环中,随即圆环中闪现一个十指凹槽并轻柔地夹住了他的双手,接着,两只类似电焊喷枪的探测头对准凹槽射出了一张小巧精致的圆形激光扫描网,凹槽中也闪现浅蓝色的光。这是第一道安检。接下来,布奇托又接受了虹膜扫描仪的检查。
一切无误,机关气锁解压,白色的实验主舱的气动门“吱-呀”一声开启了。
走进操作区的布奇托脸上略微露出一丝笑意,向着几位青年同事挥手问候一下,然后脸色回归严肃与凝重,不声不响地埋头开始工作。只见,他先是打开电子数据母存库仔细地审视了从附近四个舱传过来的实验观察生物性状和稳定情况报告,连每一个标点符号是否用对也不放过。
他如炬的目光小心而关切地从屏幕中的分析图表浩如烟海的图文第1版拉到第17版,谨慎得就好像高架活动激光瞄切扫监视器一样。
当“扫描”到图表“生物意识波动稳态测探与机体/神经制动活性”一栏时,他的目光突然被死死地钉在了上面,紧接着,他的脸部肌肉绷紧而僵硬,神色惊疑地看了看监视器屏幕上显示的隔离舱热成像体辐射滤镜,然后缓缓抬起了头盯着其他几个研究人员,吃力地吐字:“什么时候发生的?至今有多久了(When did it happenedHow long until now?
图表分析数据显示:[意识波动异常,近72小时内个体意识非常规震荡状态---数据记录,最大指标为85.45556℅,超出警戒线标位百分之38.7445-----神经复苏活性增大/火种分离难度变大,预计内核电离能分离度低于正常水平百分之45.1899-----神经控制难度增大,“幽光-4C”停滞流恐难于保持生物机体细胞惰性至24小时/机体活动能力复苏,最大指标瞬时达125.544YS(自液氮—6SC速冻喷射后)且有可能自行受制于中枢火种反应锁]
建议:推迟火种内核能量剥解与外缘反应控制融合实验,至迟于48小时。
自布奇托进来后一直就没抬起过头而在目光焦虑地盯着屏幕并不安分地轻跺着脚的黄毛小子首席助理约翰斯.金里奇,此时毫不迟疑地抬起头。他的眼光恰好与布奇托的眼睛对视,但是一改往日见到布奇托就畏畏缩缩的状态,金里奇似乎带着一丝兴奋的情绪,鼓起勇气肯定地说道:“一个小时以前,而且这也不是NBE-X2第一次出现这种问题了。据我们的观察记录显示,最近一个多星期以来都出现了这种非正常状态(A hour ago. Besides, it is not the first time for the NBE-X2. According to our observation record, this kind of un-certain reactions have been showed-up all along with a whole week until now.
     “你有什么建议吗?你觉得应该如何应对(So what do you think? What should we react to it)?”
尽管,不是他平时不会集思广益而故意要询问一直在手下毫不起眼的“首席助理”装民主架子,不知怎么,平时颇为沉着冷静的布奇托今晚是真不知道应该怎么应对此事。
    “就如以上报告建议的,暂时中止实验一段时间。我们可以在进一步调查并就系统稳定性进行检查之后,再重启实验进程(Hold the test off for a while just as these report said, we could started again after the stability have check and further investigate.
    (可是,我们只剩下不足48小时,为这项实验我们跳过了近4个月的实验环节。更别提剥离过程的研究就花去了我们超过10年的时间。要想使它的火种受控,这是我们最后的机会了。‘暴怒’行动即将开始,一旦它再失控,我们可担当不起呀。)But we have only less than 48 hours counting and go, now we have been forward the schedule 4 months on this test., not even say we had spent more than 10 years on the process of Deprive. This is our last chance that allows us make its sparks under-controlled. We could not afford the risk of losing it before the operations ‘Rages’ begin. [1]
         “教授,我们知道这是帕尔沃斯指挥官的意思,让您最近承受巨大压力。请放心,我们会联名支持您的。请您不要再为他所压制了,马上中止实验吧。如果该实验持续失衡,一旦导致系统崩溃并进而威胁NBE-X2的稳态,我们担当   不起的将远比我们想象的要多(Professor, if this test continuing without any stability, once the whole system clash and in this way unstable the NBE-X2, it would be more what we gonna risk than our expecting .
     布奇托神情越发不肯定,脸色极差。他十分为难地看了看窗外的黑色“虫卵”,又紧张地扭头看了看入口大门。然后只见他的脸部肌肉越发绷紧了,他抿着嘴从牙缝挤着字:“But we are not sure whether it is true or…..something. What if it were just temporaries?
先生!所有报告都证实了我们的系统正面临内核攻击。我们绝对有必要暂时中止程序,直到完全肯定它的稳定性为止(Sir All the report had proved that the system itself, were facing with Cyber-strike. We really, must call it off for a while until it is absolutely assured. ”金里奇和几位同事焦急而诚恳地竭力劝解道。
布奇托神情复杂而焦虑地盯着窗外等待指令的各个实验舱、闪烁的红色指示灯和和黑压压的“虫卵”群、显示频上如同斑点赤血的系统报错红色预警点。
然后,只见他眼中放射出了那种同事们非常熟悉的眼光,那种充满希望与期待的眼光。金里奇深知,老头子现在深陷两种心情之中-------此时的他要不是充满了对发掘未知世界的强烈好奇心和高度期望,就是对逃出莫测世界的强烈侥幸意识和装出来的乐天。
老头子一定会想要强行启动实验进程。
他一定在想:至少赌一把试试看,说不定一切早已迎刃而解。
     果不其然。
布奇托抬手猛力一挥拳狠命打了头部几下,接着扭头神色严厉地逼视着其他人,心一横咬咬牙命令道: “不管那么多了,现在马上开始实验。我敢保证一切安好(Whatever Let’s have it test right away. It would be totally fine, I guarantee that)。”
“可,教授,万一(But Professorwhat if…..)?”      
布奇托斩钉截铁地命令道:“立即启动,打开所有设备安全锁并保持监测仪器敏感度处于最高。实验现正进行(Start nowunlock on all the safety entries and keep the observation rate in high side. The test are fist and running.
第一次听到布奇托如此严厉的命令,所有的研究人员只好照做。谁也不忍心和这位古稀之年的老人发生不愉快的争斗。
在看到所有指示灯已显示系统稳定之后,只见,其中一位首席专家在主控制台上点击了几个按钮,只听“嘣---呼”一声机关摩擦声,矗立于实验舱中间岛状的一个金属倒三角的平台顶部突然呈现了一个多米诺骨牌形象的翻倒序列。只见那个平台瞬间裂开了七道裂缝,每一道裂缝中都出现了一方薄厚适中的矩形立方体。在裂缝中央有一个圆环状孔洞,七只缠绕一团的粟色金属齿轮从中升起,接着全部呈反射状向外倒下,挨个撞击那些矩形薄体。
随后,它们开始一个接一个地压向自己前方的薄体,以逆时针圆圈的顺序倒向中间的孔洞。当最后一个薄体落入孔洞里时,一声脆响,只见一只倒立的圆锥状的金属块被内置弹簧猛然弹入空中,再笔直地落下来。
那位科学家伸手接住了它,然后,将之展示给其余的同事看,接着将之轻柔地嵌入了他面前主控制台上的一个圆柱体顶部的缝隙中。突然,只见,每个舱室的下端尖底处都闪现了一道白色光柱,直射进了舱室下方10余米处的一个直径8多的高大椭圆形平台中心里。
只听“轰隆”一声巨响,只见那个高大的椭圆形平台在机关液压杆的支撑下,缓缓地升入距地5多高的半空,升到了与“虫卵”的基座齐平的位置。
两只巨大无比的液压机械拖引钳从平台下端伸出,轻轻地夹住了同样庞大沉重的“虫卵”舱室底座侧部的挂钩,然后抬着它缩了回来。随后,这两只机械牵引钳自动折叠成了90度直角,使“虫卵”舱室以90度角斜放置于平台之上,方便科研人员俯视观察。紧接着,这个椭圆平台(由一节军用货运火车平板车厢改装的实验平台)沿着基座下方的运输铁轨,在中央方向导航电脑的电力牵引下平稳缓慢地滑行到了科研观察区后的实验室的岛状中央,为气压夹牢牢地固定在了一个十余米高的直立平台卡槽里。这样,实验开始前的准备工作圆满结束,可以进入核心部分了。
布奇托与其他四个舱里的科学家主管人员同时打开了系统工具操作界面,然后以人手动开启了主控制台上的一个红色安全锁。在输入一连串密码后,他们伸手按下了嵌入在一个倒立圆锥体顶端圆心的红色按键。
“嘀---嘀”警戒铃声响起,七盏系统运行状态指示灯先是闪烁着红色,然后迅速地转变成为绿色并一直停留在了“Stable”象限分区。
与此同时,各个舱内的其他科学家和助理员同时手动拉起键盘操作区右侧所有电钮,将系统辐射稳态监测敏感度与主设备最优化工作反应度上调至最高点百分之100。紧接着,负责控制极其关键的实验设备运转的科学家坐在电脑前,按照[最大电子原子流抽取度56.43℅/可控制机体内核细胞体外分离度51℅/中枢神经计算机系统程序兼容度98.764℅/(不间断运行)火种主传输枪与引吸蛇管持续工作30小时]
此时5个实验舱顶端和左右两侧的大型生物电磁神经活动放电监测分析仪工作状态完美,其数百对光物质学监测与捕捉滤镜全部成半径5.7辐射物质有效监测扇面形开启,为中央辐射监测器分析提供着纯度约为99.98℅的高能电子流活动数据。顿时,所有5个雪白色的实验舱立即为黑灰色的电子复眼网膜笼罩在黑暗中,只剩下巨大的双联装探照灯和光学隔离舱热成像体聚焦灯还在闪耀着强烈白光,能让人在黑暗中看清这5个沿轨道向着“虫卵”滑行的黑色椭圆体本来的面目。
接着,布奇托和金里奇一起伸出双手,分别凭十指触感轻柔小心地调试活动控制区内的火种电子流传输移动器械滑轮制动杆,开启了火种主传输枪和主引吸蛇。“轰隆”一声巨大的机械运转声,只见5个实验舱室底部宽大的基座上,各有四叶正六边形的白色滑门同时消失,露出了四个黑幽幽的七旋齿轮状黑洞。

只见,共20只长达10多,粗2多的灰黑色钢铁巨臂犹如20条正随时准备用黑色的粗长的身体绞死祭品的凶蛮巨蛇般轰鸣着缓缓扑向被巨大的液压机械拖引钳固定在实验室岛状中央平台上的黑色“虫卵”机体液氮隔离舱。
这些黑色巨型机械臂浑身由一种满布奇异花纹的锂锰钛合金属铁甲包裹,而在每一片金属装甲的右侧都有七个晶莹剔透的椭圆突起,每个突起顶尖处都有数条黑色的被七只巨大锯齿圆环钳住的锁链状输送管道,直通到高耸的天花穹顶,并与一些漆黑的尖顶为倒立火箭状的圆形通风孔相接。在它们的“臂腕”末端各安装了一只巨大的长有尖刀般锋利的修长五指的激光解剖刀,此时正凶狠地挥舞着“指爪”伸向液氮隔离舱。
远望过去,这些巨蛇般的机械臂和那些“衍生”在机械甲表面的黑色输送管,它们既高高悬挂在穹顶之下又会随着黑白相间的实验舱滑动而丝毫不受任何阻碍地向前蠕动着爬向“虫卵”,又好像是一大群长满了有毒刺毛的黑色毛虫一般,是如此的诡异莫测。
“轰隆”一声轰鸣,所有的机械激光解剖臂在延伸到距“虫卵”舱室不到两米多的空间中停住了。接着,只见从科研观察区雪白色的钢墙中,有无数的黑色圆洞闪现,同时,无数银灰色的长蛇状金属火种内核引吸管从中蠕动而出,把整个黑色隔离舱包围了起来。
只见,其中最大最粗的一条蛇状管爬到了每个虫卵舱室上,然后将它紧实地缠了七八圈。而它的头部则快速游动到了隔离舱的基座侧部,搜寻到了一个圆形的电子数据存取连接端口。它的头部突然打开,露出了同样的锋利指爪,看上去仿佛是一条毒蛇张开了它的吞象血口。接着,从中射出了一只金属分叉的尖刺,仿佛是蛇的引信,插进了连接端口。一阵电光闪烁后,只见那黑色隔离舱上部外壳突然折叠变形,和它的可视透明舱门一起缩进了基座里。
接着,四道粗大而强烈的镭射电流束(每个虫卵各分配四条)从天穹地心疾射而出,死死地绞缠住了巨大的人形黑影的四肢,把它们各绑得活像个港式特产裹蒸粽一般。然后,隔离舱的基座下变形出了两只巨大的抓斗钳,一把夹住了人影的上身,同时,抓斗钳上又变出了十余只2多长、1多厚的钛钢抓指,把它们死死地捏在了钢钳里。
然后,它们就被拖到了机械激光解剖臂的面前.






第四节

火种球(1

20只机械激光解剖臂开始了一天的作业。
它们靠近第一个被拉出来的巨大人形生物的银灰色肌体前,一阵夹杂着电流的爆响的电火闪烁后,每一只解剖臂在各自的生物肌体工作区就位。
接着,只见各有五道刺眼的白色激光从解剖刀修长的五指“指尖”射出,轻松地切入了NBES坚硬的机体肌肤,并以360°高速而轻柔地旋转着在它的肌体四肢各个火种钻取点钻开了20个几厘米直径的圆洞。透过切开的创口,可以看得到NBES体内精巧奇妙的电路机械肌体结构,还有在机械零件之间纵横缠绕的电线孔道-------
那里,只有通过科研人员所佩戴的防激光电磁护目镜才能看得到的无数呈现红黄蓝三色的刺目电火均匀节奏地沿着电路管向着NBES的“心房”--------火种内核液态金属中枢核聚环和它的脑中枢系统核心急速流动着。还有,无数闪烁着白灰色的电光的火种能量球像是狂热地奔向卵子的精子,或是刚降生的蝌蚪幼虫一般在这个巨型人型生物的体内奔流不息。
其中,集中在它的胸口,只见一团散射着猛烈波动的火焰的银色火球迸射着白光,却是轻柔地在它的芯腔中流动着--------那就是“灵神”。
其他的副解剖臂缩回了尖利五指,缓慢地滑回到设备调试区。只剩下两只主操作臂作业,只见它们左右前后转动,进一步扩大胸腔的作业面创口。然后,左面的激光解剖刀从其中四支指尖中射出来,快速而温柔的在圆形创口的创缘面深度切出一个“X”型的长条切口。
接着,隆隆巨响后另一架实验巨臂来到创口前,巨臂腕关节处生出了一只四指抓斗,抓斗里伸出了一只两米长的水晶钻头。四指抓斗插入X切口内,死死地吸住了圆形创口,然后,钻头瞬间刺入并用引吸激光将“灵神”整个拉取了出来。在“法老”两侧的其它虫卵内的NBES也被“如法炮制”,惨象环生。
不知为何,布奇托等人竟感觉到自己的心胸内一阵剧痛,因为那感觉就像是在挖自己的心一样。
激烈的银色烈焰散射,时隐时现。星点棋布的电离子和分子球在火种内核处灵动而快速地飘移着。数个NBES的芯脏“灵神”已然被“挖出”,悬浮在了它面前的10高空中。接着,钻头尖端处弹射出一支锐利而细长的钢针,准确地扎进了“灵神”的“心房皮表”,缓缓地进抵内核细胞环外几微米处。
然后,钻头硬生生地企图将火种内核整个快速拉出“灵神心房”,以摆脱火种球外角质层的束缚。布奇托沉着地低声下令道:“好,现在释放磁力空间凝胶结界,准备进行第一次同质性粒子活化初试。”
只见,所有研究舱内的科研人员迅速伸手按下一道菱形电钮并将滑轮制动量体释放调节键控制的释放量度调到最大。接下来,“卡卡嚓嚓”数声滑动轴承的变形声后,只见数十只巨大的抓斗状物质流施射筒从每一道墙壁上的洞口内伸出,每个筒距约2、环绕着整个实验平台区的椭圆形天穹排列开来。
然后,只见筒口内悄无声息地喷射出了大量的灰色或雾色的气凝胶状物质,它们状似一大片的巨型海绵状胶质封套,随着灵神焰球核心产生的巨大负电荷被吸到了焰球表层,同时,迅速地将已然被挖出的十余个灵神之芯严密地包裹住,并逐渐大面积地渗透进了焰球火种核心外壳周围。通过人的肉眼,我们已可清晰地观测到火种焰球内的电粒子和分子球物质的流动已变得相对呆滞与缓慢,焰球的银色焰苗也渐渐火星不再,被气凝胶物质糊的严严实实。
接下来,在大舱内坐镇指挥的阿方索博士开启了电激光打击枪的安全锁,只见在科研人员的操纵下,数百道刺眼夺目的浅蓝色电流束夹杂着震破耳膜的爆裂声射向被气凝胶物质封印了的十余灵神焰球,将原本被某种物质链窜在一起的焰球群均匀地切开并呈“拱桥状”自上而下地排列好
接下来,只见一道极细的激光切线从融合器导口激光切割头的端口处射出,蠕动着将每一个焰球的皮层切开了一个纳米级的“微缩通道”,将本来已连为拱桥一体的灵神焰球们连成了一条直线。


这时,排列机械臂两侧上下的火种主传输枪正插入由激光解剖刀切开的创口以最大电子原子流抽取度56.43℅的量度抽取着数十立方米容量的火种球能量流,只见,万千道夺目蓝光夹着爆裂的响声被抽离NBES的身体,疾速通过锁链状输送管道向着苍穹上方的上百个能量通风口送去,黑黝黝的苍穹瞬间被蓝光照映射得越发诡异。




融合器的植入面的机械开口大开,自供能的融合引吸流产生了巨大的吸力,缓慢而有力地将最上方的第一个巨人的火种内核吸到第二个焰球的微缩通道口,然后怪力一拽,两个焰球犹如两个轨道重合、躲闪不及的超新星一般猛烈地摩擦着撞击着,发出了惊天动地的轰鸣声!
只见,无数红黄蓝三色的星云状烈焰从两个焰球的外缘处迸裂而出,产生的冲击波犹如6500万年前的地球,被陨星击穿时对恐龙等各种白垩纪古生物造成毁灭性打击的白烈波一样,“天女散花”一般爆裂出无数六瓣花瓣状的圆盘状“天火”,一个接一个地向四面八方弹射出来。原本连成一条直线的焰球集群顿时被冲开了一个巨大的缺口,几个灵神焰球如断线珍珠般七零八落四处飘飞。
此时,一阵巨大爆响夹带着将近458分贝的噪音和次声波穿透了整个实验中心里里外外的钢筋混凝土围墙,顿时,冲击波摧枯拉朽地竟让隔离区内的大约有十个空隔离舱同苍穹的铝锰合金钢吊钩脱离,并重重地砸落向地面。
就在空舱落地的一刹那,第二第三波冲击波夹杂着三色星云烈焰从猛烈对抗碾压着的火种内核与第二个巨人的火种焰球的“接吻”端口处喷出,一下子把它们全部弹开了近20远,并一直射到相当于实验区与隔离区分界线的钛钢围墙上方十米处才停下!
顿时只见四五个长约10多米、宽约四五米的椭圆形撞击痕印赫然显现在了实验中心分子守恒电机测试室与隔离区分界的巨墙上,巨大震动却并没有让里面的工作和科研人员吓得鸟兽四散,因为作为实验区与危险的隔离区之间主要的缓冲带,这里的刺耳撞击声和目测巨大的撞击凹痕越来越大已成为第七区工友同事们的生活常情。
尽管如此,钢质外壳与水泥地面的碰撞裂声听上去还是如此的瘆人。
空舱撞击围墙的轰隆巨响让整个实验中心颤抖不已,更令第七区主事的科学家们心惊肉跳!事实上,这已不是这堵墙新年来临前第一次遭遇到如此重创了,如果不是萨尔瓦多事件的冲击令得NBEX工程暂停了一段时间,才使得频繁的实验得以暂停,恐怕这堵墙撑不到现在了。
金里奇和其他几位同事不约而同地侧目望向在一旁指挥的布奇托博士,原本精神抖擞的他,此刻表情只能说是比刚才看到实验日志记录的险情后更加难看,甚至带有一丝深深的恐惧,冷汗已湿透了他的衣襟。只不过此刻老人只是在瞪圆双眼、怒发冲冠、抿着双唇,企图掩盖心中的强烈不安。
然而接下来,如同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任何问题一样,刚才还在烈焰与冲击波怒射的两个“超新星”竟然悄无声息地平静下来,收敛了所有的烈焰星火,不在爆响也不再激荡,而竟是温柔而恬静地“水乳交融”。原本被冲击波冲垮的球体群竟好像接到了命令一般,自动自觉地归位重新按一条直线排列好。随后,令人惊奇的一幕出现了:其余十余个灵神焰球尘湮火熄,然后一个接一个地融合容纳了第一个异己的火种内核,让它不受任何阻拦地穿过了它们的焰球内的微缩通道。
与此同时,数道引吸蛇吸附着一个仍在蠕动着的人造仿生液态金属保护膜融合器(以外来仿生能量供能的自动电子中枢火种控制装置,同时具有保护火种与以能量稳定火种稳态的作用)放到了已被拉出75.344微米的灵神内核之下。  
近了,近了。随着第一个内核走完了火种焰球内的离子通道之旅,它也慢慢地被融合引吸流拉到了融合器入口跟前,并开始正式逐渐被塞入自动电子中枢火种控制装置的内设火种保护夹套内。10.56%27.26%37.56%40%64.87%72.44%,第一个火种内核的粒子球体一部分一部分、一点点地被移植入融合器舱内。一切皆将大功告成!
当然还有一段距离,还剩25%的球体部分。
见此情景,布奇托博士突然伸手将融合流引吸蛇的吸引力度数开到最大,企图一鼓作气,将剩下不点在火种球里的内核彻底压缩进融合器内。 金里奇和同事大惊:“不,博士,极限已过,那样会不稳的。。。。!”
布奇托这会微笑了,他轻拍金里奇的肩膀安慰道:“没事,你们看内核已安全进入并开始融合了”。
顺着他手指向处,众人一看,果然,只见第一个火种内核已经缓缓地被电极电子流环弧包裹了大半,只剩一点“小尾巴”了。这时,其他几个同样进行同一道工序的火种焰球也开始了对口各自的人造仿生液态金属保护膜融合器的进入,并都已接近完美状态!
众人这才长舒一口气,与布奇托相视而笑。





突然,使众人预料不到的情况发生了:只见各有两道强烈的白光自十余个火种球内部射出,产生了两束耀眼光束,它们似乎在奋力地拽住灵神内核,拼尽全力地将它拉回火种球里!
丝毫没有预料到这一巨变的数十只引吸蛇和机械臂猛然全部快速扑向火种焰球群和被火种内核迸发的白色光柱撕裂的融合器群,喷射着同样强大的融合引吸流和光束展开了你死我活的争夺。
顿时,整个实验区强光闪耀,黑暗的舱室内顿如白昼。十几个火球的外焰表面爆炸性地喷射出万千焰苗,和上千道电击束及引吸蛇一起针锋相对地激战起来,整个实验中心内红蓝光激烈闪烁,爆出漫天电火。剧烈的震动颤栗了整个实验中心。一种有规律的震响和剧烈的冲击波从实验区和隔离区的天穹巨壁四面八方地压倒性地扑向实验舱,猝不及防的科学家们被猛然震倒在地,摔个半死。
这时,七盏系统稳态指示灯全部“嘀嘀嘀嘀嘀嘀”地刺耳大叫,全部骤变为血红色。实验中心内所有的电子器械和设备发出了刺耳警报声,系统全部濒临过载崩溃。此时,数台大型生物电磁神经活动放电监测分析仪的屏幕上,红光剧闪————所有的实验数据指数正恶性暴增:
[意识波动异常,个体意识非常规震荡状态---数据记录,极大值为98.48974℅,超出警戒线标位百分之61.7445-----神经复苏活性增大/火种分离与内核电离能分离度极难-----神经控制难度极大,“幽光-4C”停滞流难于保持生物机体细胞惰性至12小时/机体活动能力复苏,目前极大值瞬时达97.544YS(自液氮—6SC速冻喷射后)受制于中枢火种反应锁程度达67.7]
接着,更可怕的险情暴生。只见引吸蛇终于承受不住火种焰球的强大力量,一根接着一根轰然倒下,酥软无力地砸落地面。然而,从中喷射的引吸流却并未因此而停滞,此刻它们正汹涌地扑向实验中心的围墙,将墙壁上的各种机械臂和电磁隔热层铁板一支一层地吸扯掉了!
顿时,整个实验区内狂风大作,鬼哭狼嚎的大风夹了无数被撕裂的电子电气设备元零件“乒乒乓乓”地激烈地大力敲击着本已伤痕累累的铝锰合金钢围墙。
金里奇等人大惊失色:“赶快停止系统进程,终止电机作业,那堵墙撑不了多久!”
也就是在那一刻,突然之间电子检测仪的屏幕显示,漂浮在十余个火种焰球皮层上的大量气凝胶物质的电荷属性已经受不住被高强度幽光-17变性内核稳定压缩电流击打的“折磨”,已逐渐变为负性。两种被极大化的同种电荷相冲让气凝胶物质彻底失去了粘合性和融合性,被反冲波弹射开去。
然后,失控的气凝胶物质犹如一大片洗衣泡沫一般,形成了一股浓雾状的“风暴”,“噼噼啪啪”地覆盖并糊死了控制室与实验中心的系统功能电钮对实验平台上和隔离舱区内的所有电子机械设备的信号传导端口和电子触点。
这下,整个实验区和隔离区的安全锁和安全制钮全部失灵了!
接着,只听一声巨大的炸雷般的爆响,只见,所有的机械臂被十余道白色闪光倏地击开或者击落,那十余个正在激荡着的灵神火焰球体猛然一缩一涨,各自被一道白光怪力拽回了各自的NBES主人的身体内!

接下来,一切正濒临失控边缘!
只听“轰隆”数声巨响,一阵阵巨大的钢铁之间的撞击声和摩擦声震撼了整个第七防区。那些巨大的声音正是来自关押着那些金属巨人NBES的“虫卵”隔离舱!
“嘣-----嘣。。。。。。嘭-嘣。。。。嘣”,巨大的重击声越发沉重。接着,来自那些被囚将近一个世纪的NBES囚犯渴望呼求自由解放的抗议示威声转化为了实际行动,并产生了第一个这样的欲求衍生的结果-------------赫然,一个2多长的巨大掌印和一个将近1.8宽的肘部关节的击痕伴随着一记猛烈的左钩拳,深切地烙印在了第一个NBES的钛钢隔离舱的内核冰壳上,并透过冰壳把它同样也留在了钛钢外壳上!
不一会儿,就有近5NBES加入了以拳头和巨足进行怒击抗议的大潮行列中。“轰隆轰隆”的重击声越来越紧密频繁,而巨人们的愤怒的低吼和辛苦的喘息声也穿过混沌的夜幕和紧张而凝重的空气“袅袅婷婷”地形成一股狂潮,铺天盖地而来。一阵“嗡嗡嗡嗡”的颤音伴随着巨人们越发震撼的叫声战栗了整个第七防区的黑暗空寂。
阿方索、金里奇和布奇托等人已恐慌不知所措,他们面容惊呆惶惑地看着这一切。接着有几个人想起,必须马上全面告警!
然而,由于气凝胶和引吸蛇的破坏,实验区内的电子设备已无法正常工作,无法支持哪怕是一条电话线那么简单的通讯联络!
    
    不久,在造反了的NBES的持续折腾和冲击下,几个隔离牢笼终于经受不住打击,它们的钛锰合金气压锁牢门一下子被NBES双拳击飞出了十几米远。只见,数道巨门带着沉重的压强,一头栽倒在了能供安保人员进入采取行动以控制局势的入口---------2号大门和4号大门口,牢牢地堵住了这两道最近也最快捷的紧急入口!
接下来,几个已破损严重的隔离舱“虫卵”的防弹钢甲被金属巨人的巨爪重拳轻而易举地的撕裂,并砸成了马蜂窝。只见,在浓厚的气凝胶泡沫形成的大雾中,几个身高都差不多有15高的金属巨型NBES轰隆轰隆地大步流星,气势汹汹地逼近了5个实验舱跟前,接着,舱内所有人惊恐万状地看到它们眼中红蓝凶光闪烁,一个个长吼一声,用尽怪力抬起了巨爪重拳,一把击向他们所在的实验舱!
在它们的强大暴力面前,他们人类的反应和力量是如此渺小!
面对灭顶之灾,所有的科学家和工作人员们纷纷抱头鼠窜,或是四处躲藏或者就是像一旁的布奇托博士那样吓得已失去了逃跑的勇气,只有神情震惊而无助地、呆若木鸡地站着。。。。。。。

“嘣-轰隆---嘭”一声轰鸣巨响,同时一道刺眼而夺目的白光一闪,数个舱内的几个人顿时就被夺去了短期听觉和短期视力。
此刻,金里奇昏昏晕晕地抬起头,吃力地从地上爬起来,顿感浑身剧痛且疲软无力。但他尤其感到诡异莫名,也非常奇怪。那会是。。。。。会是。。。。会是什么?
诡异的地方在于他们为什没有和断裂并爆开了的研究舱一起死无葬身之地?奇怪就在于为什么没有第二第三波攻击?
他努力站起身来,探头向舱外望去,想看清楚些。但依然无法看清,于是他使劲地用手背搓了搓被汗水和灰尘糊住的双眼,极目远望。
当他终于看清楚面前的一切时,他终于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原来,那些NBES根本不想杀死他们这些人类,此刻,它们只是正在对着那道钢质围墙拳打脚踢,企图为那些尚未苏醒过来的同胞们营造一个合适大小的逃生出口而已。
      此时,只见为首的一个个头最大的NBES巨人正挥动着双拳,用尽全力猛烈击打着它面前的围墙,逐渐地,一个可容纳一个人类通过、约有2多长的裂口正在形成!
[ 此帖被turobo的创造者在2011-02-15 00:31重新编辑 ]
1条评分能量块+40
rogerdry 能量块 +40 继续努力! 2011-02-14
离线rogerdry

发帖
1317
能量块
118234
经验值
12733
贡献值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 发表于: 2011-02-14
继续努力!
快速回复
限12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