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
  • 4406阅读
  • 1回复

[小说]变形金刚前传:未了的较量(3)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发帖
93
能量块
5295
经验值
300
贡献值
0
交易币
0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0 发表于: 2011-02-12
第二章   森牢大狱

第一节

两个人的噩梦/过往云烟

6小时前, 24号休息舱室,实验C----第七区-秘密先进研究所指挥中心,胡佛大坝B区,距大坝地面约384
      某时某刻,无数电子灯红光闪烁,墨绿色的系统状态指示灯闪亮,表明系统工作正常,开始收集实验区内的电磁波辐射信息,加以分析。第七区指挥中心实验-C区内的大型生物电磁神经活动放电监测分析仪的自动信号捕捉分析电钮,开启,透过巨大的光子复眼透视网状屏膜可以看到人肉眼根本无法观测到的电磁脉冲波。
   数十亿万计的电离子和质子相杂的粒子流呈现出强烈的电波状,如同数百万尾蝌蚪一般以光速在捕捉器的输送管内奔流不息。这些是捕捉器在该区搜索碳基生物和原子无机生物体神经活动得到的粒子流动。今晚,它们的主人分属于完全不同的两个生物个体,但却都是他们对过去残存的阴暗回忆。他们都在心海深处希翼着一个美梦,却也都最终坠回到了黑暗的现实。
   最后,如浩瀚烟海般展现在显示屏上-----------


    幽蓝的记忆之海,黑暗的巨大思潮猛烈地撞击在入海口处如刺刀般的遗忘暗礁上,被撕裂成黑色的梦幻泡泡。但涨潮的思绪依然顽固不舍地轰鸣着逼近记忆的无主之岸,不管会被撕裂多少次。

      [监测器A神经意象形成显像屏1(原子无机生物信号)]


   无数曾经瑰丽明亮,照耀五星的通天星塔的金色圆顶和曾经巍峨雄奇,镇于三色星核万年不倒的御天王宫的钢蓝穹顶此刻已是伤痕累累,千疮百孔且满布焦黑的焚伤,正如,那两个曾经有着气宇轩昂的五官与坚毅雄强的体魄的王者之人,此刻,眼球不翼而飞,额头、颧骨到下巴遍布伤口,脖颈到前胸甲裂身残甚至烈焰熊熊,正伴随着御天宫的巨大环状花园亭台坠入四分五裂,天火飞舞的星球内核深处一样,似乎昭示着那场将使阿尔法星系陷入沉痛危机的灾变传奇剧已然拉开了序幕。
   祂,不知道从此将永世与故土痛别离,不知道从此将与孤独寂寞为伴;祂,不明白为何从此不遇真芯但遇机芯,不明白为何从此但见生灵涂炭不见生机勃勃。天旋地转,天昏地暗,天翻地覆,天崩地裂。此刻的他,毫无意识到身边的人会有怎样的前途,祂看不到希望的光明,也听不到启示的寒钟。
   因为,此时的祂的心灵之火就如每一个被卷入这场混乱灾变的人的生命火种一样已被裂解的星球内核  带来的死亡力量注满了求生的恐惧和生存的迷乱。空间与时间到处都弥漫着浓稠而沉重的的星尘,眼前手触的一切一瞬之间被滚滚泥尘吞没,望乡的心灵之窗外从此不见星辉只见尘。
   在祂仅有的那颗“残存”着生命力的银色瞳仁内的视界,祂所能目测到的只有数以万计的圆形球状电火闪烁着红、绿、蓝、灰四色的电光如同断了线四处奔腾的珍珠一样,在他的头顶、身体周围以及遥远的四面八方漫天飘飞,躲闪爆射的碎星体,穿透残垣断壁;或是逃过坠落的星球岩崩,穿行崩厦废城。那是火种球啊,是祂可爱的子民和伟大的同胞们的生命象征啊!
   此时,成千上万象征着生命之源的焰球在爆炸的大厦、焚烧的天空、崩坍的穹顶与裂解的星体共同压迫下,永远地魂飞魄散。有的火种球星光四射,璀灿夺目,在竭尽全力闪现出最为灿烂的光芒后,猛然熄灭;有的火种,明显代表着一个刚降临凡世的新生儿,还来不及呼吸到这美丽星球的第一口空气,就在滚烫呛人的有毒星尘中消逝夭折;有的火种球“一闪一闪亮晶晶”,仿佛在光明与黑暗中迷茫挣扎,但最后依然无可奈何地消失在了黑暗之中;有的火种或朴素纯净或多彩多姿,尽管欢快飘飞但终究飘忽不见。更多的火种球,还是或漫无目的,漫无表情;或归宿不明,阴魂不散地在天地间流浪,流浪,漂泊远方。
  

   [失落的纪元,距地球数千万光年的银河系半人马座-阿尔法星系-某失落的星区地理坐标所在地  此刻,庞大而恐怖的宇宙怪兽---该星系的双星轨道区的超级星球们正在进行着一场你死我活的歼灭战。这场于正确的时间、正确的空间,以错误的理由、在错误的地点打的错误的战争,无可避免地造成了惨烈的损失,成为阿尔法星系史上最大的悲剧之一。但它,只是日后席卷整个星空的悲剧汇演的前奏。]
    几个巨大的金属星体剧烈相撞,发生了惨烈的行星大裂解。在震耳欲聋的轰鸣声中,只见那颗处于双子星轨道西北部的巨型钢铁星球浑身爆出了数百个巨大的红色火球,接着从太空中俯望而去,只见下方的巨大星体炸开了一个数千环宽、近4000环长的黑洞,洞中只见深绿色与幽蓝色相间的星球内核顿时遍布数千公里长的裂痕,并逐渐扩大成为深邃裂缝,从内到外蔓延全球。无数道强烈的白光与幽蓝光束从中迸射,然后,这颗星体猛然颤抖着发出了震天动地的崩塌声,巨大的岩层碎石被抛射到了数万环高的深空中,被更多更为剧烈的爆炸伴随着腾空烈焰彻底摧毁了。
    炙热的裂星之火从星球内核中喷射出来,在星球裂解之时产生的巨大宇宙射线的推动下,被吸引着蔓延了数十万光年,穿透了为射线所扭曲了的时空,凶猛地吞噬了附近的几个外星系空间,对附近的一切造成极为严重的破坏----巨大的,半径达数百环的数千个红灰蓝三色相间的星球碎裂体从巨型金属星球的残破遗骸中崩裂而出。伴随着灿烂而耀眼的蓝色或红色或灰色的宇宙射线向着浩瀚的灿烂星空爆射,经过行星大气层,烧灼并化为三色星尘。
    就在此时,三块最为巨大的星球地壳板块被力量惊人的大爆炸炸裂并一把抛到了阿尔法星系的边缘地带,也正是这灾难性的深空星球板块抛射决定性地导致了以上主要的几颗星球的彻底瓦解。接着由于宇宙射线(cosmic ray)及冲击波,被抛射的板块支撑不住,最后被撕开了两半,同时,只见如焰头一群巨蛇狂舞的圆形红色星炎凶猛地吞噬并逐渐熔化了被撕裂的板块。                    
    突然,该区的整个星空,突然间被万道强烈而耀眼的白光所笼罩,这种刺目的白光顿时让黑暗空间中的一切都化为了令人难以置信的纯净得近乎无瑕的奶白色。所有的星空物体,从地壳板块到星球碎裂体,从数百环外飘浮宇宙的星球内核到容貌尽毁星体狰狞的金属星球残骸,所有停留在半人马座-阿尔法星系空域内的人或物全都被那强烈白光瞬间涂抹上了柔和而刺眼的白色轮廓,变成了烟撩雾绕的朦胧,极度的模糊不清。
    只见,猛然间天地万物被一团更为璀璨夺目的水晶光晕笼罩,与那些神秘而纯洁的白色强光一起,如同一个具有魔法的画家手中的魔笔一样把他们面前那本已湮没在血色烈焰和黑暗阴霾中的灿烂星空重新上色,再造了一个美好圣洁的仙境。
    那,究竟是一支具有何方圣力的神来之笔?到底是何方神器竟具有堪比魔力神球、原能矩阵和那失落未知深空数万光年的火种魔方那样的纯圣光芒?
    尽管,此时正在熊熊烈焰中被炙烤,在裂骨星炎中被撕扯蹂躏的他此刻已无从神思圣光的源起,但它那惊燃得本已将灭的胸中火种重新激射的璀璨光辉已然在他的宽广视野中洒下了令他为之惊芯动核的星辉,让他的心灵之海龙虎翻腾。
    这就是无上尊神的临终神嘱中提到过的“具有开天辟地赋予万物永生的”传说中的圣物吗?这就是吾的至亲之人为此不惜与吾兵戎相见、血染星空的圣物吗?这就是那件使无数英豪壮士为之前赴后继的圣物,值得整个星球,整个民族为此面临灭顶之灾的圣物吗?
    若是,当值吾为之寄意寒星,血荐先使;若是,当使吾穿宇渡寰,追光华而不息。
    但,此时吾正在与日月共坠,与星辰共陨。唉,回天无力了!
    此刻,这位深陷灾变,深沉苦思中的王者之人的龙体就如这些碎裂的星体一样了无生气地直坠银河九天,坠向黑暗的星球炼狱。
    然而,强烈的求生本能与他与生俱来的遗传自无上尊神的拼搏与自信,伴随着计算机程序向大脑发出的猛烈的高能电磁波的紧急修复激活之下,顿时犹如巨大的火山熔岩坠入了死寂却汹涌的锈海海面,激起了滔天巨浪。
    王者之人胸中本已逐渐熄逝的火种球猛烈地迸射出强烈耀眼的电光,接着一瞬间,他浑身的身体关节和细小机械组件快速灵变活化地融合蜕进,变形!只见,他剧烈地抖动全身,胸膛猛然挺起并张开自己宽长健壮的前肢,倾尽全神火种电流的传输烈度向着头顶上渐已消逝的苍穹伸出自己的求生五指。
    五道猛烈刺眼的浅蓝电束从手心中、五指尖喷射而出,电流尖端犹如灿烂耀眼的流星焰头般带着无坚不摧的气势,撕开了头顶上方数千米厚的混沌星尘,击飞所有胆敢阻碍王者求生之路的物体,打通了一条明镜般清爽明亮的太空隧道。
    他双眼激光四射,脸色刚硬,高高地仰起他那特有的只属于“神之使徒一族”后裔的头,眼神坚定而视死如归地瞪视着垮塌的星穹,发出了一声震彻云霄的怒吼。
    然后,他一个“鲤鱼打滚”猛然翻腾而起,接着双脚四肢的钢骨雄肌猛然爆发出了行星飞翔的推动力,仰头挺胸四肢舞动着跳起来,跃入了深邃高空,一头扑入太空隧道中。突然,他整个人在一阵桔红色的电光火石之后,倏忽消失在了太空隧道中间数百千米处。几微光秒后,他又一次出现在隧道顶端的尽头,双手十指一把死死地插入了一块巨大的长宽约4800塞的碎裂星体犬牙交错的断裂边缘里,与它一起剧烈抖动着死死地悬吊在了星空之中。
    突然,星体轰鸣着四分五裂,浓烈而汹涌的碎裂星尘又一次犹如密不透风的铁锅盖一般压了下来。然而,只听震耳欲聋的重物压迫声从黑色星尘后惊雷炸响,只见一块更为庞大得不见边际的物体,闪烁着三色金光,以其可怕的冲击力把面前的巨大星体压成了碎末-----是那些爆炸飞出来的三色星核!原来代表着保护星球生命,象征着为星球生命供给能源的三色星核,此刻,彻底蜕变成了势要碾碎去路上所遇到的一切事物的杀戮机器。
    他眼见情况危急,紧咬着牙床逼迫着剧痛的大脑发出了指令,不顾身体内部机械反应程序机能因恢复得不多,还无法适应如此强度的活动状态而发出的急促警报声,强行启动了体内的火种源储备发生器,强行命令自己进行了紧急变形格式化。
    接着,只听全身机械关节和零件“嗒嗒嚓嚓”地发出了变形融合的运转声。数百万计的圆盘、齿轮和螺母组件,电路和盔骨滑片伸缩退合,衍生增长,华丽而强大的变形机体和盔甲如同变魔术一般从他的全身上下和四肢管孔爆破而出。
        [虽然,身体内部器官与机能还未能完全恢复正常;机体各个部位任然伤痕累累,破损严重;中央生物反应计算机系统还处于不稳定停机预警状态]……..但这副应急防御程序激活的变形机体应足以让他躲避那些随时能将他压成肉饼的星核了!
        崭新的他已重生于宇内,君临天下。虽然只是暂时的时光。
    以他“神之使徒”后裔的气魄,一切生命的再造是那么的美妙。他坚定而自信地微笑着,闭目神思,在脑海中向全身火种发出了变形指令:“Star-trace Primere-rolling!”
        刹那的电光火石之间,只见他一个360轨的“浑天金刚翻”,双手十指在星体上一弹整个人翻上了坠落星核上方数百米处。
    就在他弹离星体下部时,锋利如刀般庞大无垠的星核碎片沉重地砸在了他刚才所停留过的星体表面,伴随着炸起的数十吨重的黑色星尘,将那体积为450立方塞(电子星体积计量单位,一立方塞约为116.4立方米)的星体压成了饼,然后猛烈地爆出了无数火球,把它化为了剧毒的混沌烟尘!
    当他跃上星核顶端之时,他突然感到一阵剧烈的疼痛从头颅腔内爆射,顿时头晕神散,昏死过去并猛然向后坠入了宇宙深渊中。[一定是火种和神经系统还无法完全与更新的机体兼容的副作用!看来,神尊的遗嘱说的没错----火种源储备不可轻易强行抽取,否则……]
    幸运的是他立马清醒过来,伸手抓住了星核尖锐的断口并一头撞在了星核巨大的体表上,尽管,他的上肢和身体被撞得电火四射,但他还算是逃过一劫。
    接着,他又一次连翻了4360轨的筋斗,却突然发现上方没有任何可供站稳脚的平面。而此时,那种强烈的机体系统紊乱伴着剧痛又一次向全身袭来!
    危急时刻,他将自己的头颅转动360轨,将自己的两只电子眼变形成超远距离电离子夸克光学搜索镜,这是一种可以透视面前所有[无论多少厚度]的障碍物机体分子结构,并利用最大程度地对可见光亮的物体反射系数和可测弹跳投影点可行性加以云计算分析,从而侦察到前方任何可供降落与起飞的临时平面。
    经过0.0000451光秒的银河速计算分析,微电脑可视传输神经将空间象限分区的分析结果发到了电子眼外的光学搜索镜面上,显示:
        [CB-keo0/System Analyzes DataCode 114-22 象限-B9,10】东塞伯坦九头蛇星港M坞东北方1900塞处,第4号碎星体左下方,可降落临时投影点100塞,可行性98.65]
        [预计该星体将于1微秒65光秒后解体,预计变形抓斗将于25光秒内抵达起降点。可循环火种能量还可坚持351光秒。可能造成阻碍的障碍物---威尔玛M船坞残骸将于2微秒20光秒左右发生撞击]
    顺着光标瞄准投射枪所指之向,他欣喜地发现了第4号碎星体[位于曾经的九头蛇岛航空星港4000塞米标准船坞的残骸上方]左侧下方闪现出了一个外观凶煞可怖的巨大的断裂缺口。在锋利的裂口边缘,数百根粗大的钢铁管柱(看上去却像是某种武器发射孔)杀气腾腾地伸向外面,将任何撞上它们的物体肢解得四分五裂!
    时间正在以光速流逝,但完全足够他做好起飞准备了。
    如果他无法幸运地“挂”到那些钢管上,他就会摔成肉饼。如果他成功“撞”到钢管,他就只有等着看自己一起“加入”碎星体的行列了。计算机数据认为成功几率为百分之五十。
接下来,就看万能的我主尊神保佑----大难不死了!
    他纵身一步三跳,跃上了巨大的船坞下方长宽400多的滑行跑道。接着,通过大脑与火种反应行动控制仪发射的电磁波信号/
         [Part-1>>>>>>>System Order As-967 ]他巨大雄壮的下肢足跟处和宽阔而奇形怪状的肩臂甲背,接收火种基因变形指令----》》》》亚原子机体形态扫描- -细胞变形》》》》(基础生物本体核心无变化)
     肌体体表骨骼与盔甲更新完毕。
     只见,四对各长5.2的巨大滑翔机翼生成。背部与足底更新六架四孔涡轮发动机反重力系统推进器,他的巨足全数变形为增压燃料制动弹射炮
         [Part-2>>>>>>>System Order As-968]机体飞行系统升级模块开启。所有背部与腰部防护装甲增设2对辅助推进火箭,机甲变形成为4.4塞长,1.5塞高通用型飞行多向平衡旋翼。
         [Part-3>>>>>>>System Order As-969EXTRA]两栖陆空特种航行模式,高能节能升级模块开启。只见,他的前胸与大腿、前肢臂膀外装圆环关节疾速飞转,按特种陆地行驶模式·Auto-Defence/K-0,变形为巨型42S 多轴4×2装备增压防脱落钢钉吸盘的合金轮式底盘。
         [Part-4As-970EXTRA]离散攻击-防御安全模块开启。只见,四个巨大而沉重的圆形尖顶汽锤被从他背部的嵌入式弹孔中弹射而出,以145/光秒的时速轰鸣着撞向数十米高的航空船坞指挥中心钢墙残体
首先变形为增压钢钉吸盘土方工程碾压车的他大步流星地以400/光秒的时速在跑道上冲刺,8个巨大的钛钢车轮和钛钢钉轻而易举地碾碎了船坞,巨大的裂缝瞬间密密麻麻地遍布整个船坞残体,接着,它就被钢钉吸盘撕裂成了两半。
    与此同时,一边冲向指挥楼钢墙,他又一边伸出长臂巨手,用爆射出来的电光束将一半即将坠落的残体吸引到身旁。然后,工程碾压车的巨大吊臂抓斗一把钳住了它并将之卡在了脚下与另一半残体支柱间,形成了一个有力的弹射拱杆。在这枚拱杆的支撑下,他成功地进一步弹跳,爆弹上了百米星空。
    就在这一刹那,电光一闪,他一下子变形成了一架巨大的水晶蓝色的塞伯坦钢水运输机!
    它欣喜若狂---飞行的感觉太爽了!此刻,变成了飞机的它展开无数怪奇巨翼,喷射着数十团钢蓝色火球,从巨大的船坞残体上方腾跃而去。
    最后,巨大的碎星体气势逼人地翻滚下来,凶悍可怖的断裂缺口已清晰可见。再过2微秒,杀气腾腾的粗大钢管即将杀到眼前。
    眼见它距己仅有十几米远,,他孤注一搏地用吸盘拽着船坞一把把它甩上了空中,重重地砸在了第4号碎星体上,使之离他的距离更接近了。他再次伸出长臂巨手,用电光束将那颗碎星体拉扯到了距自己不足200塞的上空。
    接着,两只吊索吸盘并疾速转着720环浅蓝色电光圈,呼啸着飞向它钉死在了星体上。数十米长的吊索也死死地缠住了乱麻一般的钢铁管柱。当他缩回吊索的一刹那,那数百根钢管“乒乒乓乓”地全数从碎星体中被扯断,转眼间消失在深空中。
   “轰隆”一声巨响,浓烈的星尘四溅,乱石飞舞。他的头猛烈地撞穿了本已四分五裂的星体,疼的他暴跳如雷混身颤抖。他整个人一头猛撞在了星体背面,沉重的躯体压强和瞬间冲击力让这块厚达25塞的巨石凹进了一个深10多的人形烙印!顿时,无数零件机体和器官在电火和机油的暴射下漫天飞舞。
    真的很疼,但无论如何,这下他算是终于站稳了脚。虽然,是“趴”稳了脚。
    他扭头看了看周围,他整个人呈大字形趴在了陡峭锋利的星体表面,加上万有引力的压强,他的身体遍布伤口,损毁严重。而留给他的巨足只有长14塞、宽0.5塞的狭长空间,使得脚掌绝对是把全部支撑希望都压在了五个脚趾上了。真可谓是“立锥支点”啊。
    正如电脑系统云计算分析精确结果现实的那样,前后仅用了2微秒19光秒。
    但也正如结果显示的一样,突然,碎星体发出了刺耳欲聋的崩塌声,破碎成了一堆石块,坠入了黑暗的行星炼狱。


    他大惊失色,倾尽全身火种气力,奋力向上继续蹦跳。但是此时,他的好运气就此终结了。突然之间,他感到突如其来的大脑一片空白,胸中的生命火球就像被高能电流系统过载一样,仅剩的微量能量耗尽而湮灭了,浑身顿时精疲力竭死无生气地瘫痪了。他尝试着紧急变形,但过低的电量甚至早已无法支撑他的神经思考工作了。瞬间,他身上所有变出来的新生机体装甲“哗啦”一声,完全消失无影。
他无力的双手四肢拼命地在空气中扑腾着,撕抓着他能抓到的一切“救命钢丝”、巨石、星尘、星体或是残骸,甚至是可怕的星核也行。
    可是,他什么也够不到。
    接下来,他连四肢手足都动弹不得了。
    他只有无助而绝望地望着再次消逝在眼帘中的苍穹,像一块没有灵魂的陨星一样拽着渐息的淡蓝光斑,大头朝下直坠脚下黑黝黝的异度空间。
    坠入绝望的空间、时间、世界。
    堕入死寂的维度、次元、黑洞。
    只听到,被炼狱熔岩浆吞没烧溶,变成死城的御天王宫穹顶装饰的七口金钟寒铃凄厉,闪烁着最后的金色圣光四分五裂,坠落,坠落。
    坠落到黑暗的尽头,但那不会是恐怖的地狱。
    而是残酷的现实。
丧钟长鸣七声。
       早上七点整,大限之期已到。
       梦已醒,开始为现实挣扎。

[监测器B神经意象形成显像屏1(碳基生物信号)]
四面是寂静而渗着死亡气息的墨绿丛林。宽阔大路的那头是无尽的黑暗,宽阔大路的这头是炙焱的火海。
    一阵断断续续的沉重而粗犷的喘息声,夹杂着逃难的人从胸腔内撕扯出来的悲凄与惊恐的嘶喊,也正如影随形一般追踪着那个逃难之人的冷弹的尖啸声一样,在墨黑色的丛林中回荡。
    只见一个面容扭曲,脸色死白的年轻男人,身着溅满鲜血的白色长风衣,双手各紧握着沾满鲜血与铜屑钢丝的一把长刃匕首和解剖刀跌跌撞撞地向着无尽的黑暗狂奔。
    在他的身后,只见两个身着残烂的墨绿军装的人尖啸着疾速追赶而来,他们的畸形的怪手即将抓到年轻男子的脖颈。年轻男子惊恐地猛然停下转身,用手中刀器一下凶猛地刺向那两个人的下巴,力道之大弄得他们的下巴与脖子的肌肉血淋淋地脱落下来,露出了掩藏的金属骨头。
    那两个人狠狠地摔趴在泥泞的地面上。由于四周光线幽暗,他们的面容模糊不清,但隐约竟可看到在他们的泥脸上竟有一双闪烁着阴森蓝光的破碎眼球呈360°快速旋转!
    此时,这两个身着军装的怪眼人如同木偶傀儡一般以吓人的爬行姿势,张牙舞爪地站起来。只见一团幽绿色的火球烈焰从他们的血肉模糊的怪手中射出,烧在了年轻男人的脸上。他顿时一边痛苦地嘶号着翻倒在地,一边用手颤抖着扑灭那团绿火。
    当他扑灭火苗然后正待爬起来拔腿向前狂奔时,他惊恐地发现手指上,沾着自己的血肉和令人恶心的腐烂电线电路板。
    他使劲地用手揉搓着自己的脸,但那令情况越发严重----突然,他疼得尖叫起来,因为他把自己的下巴也扯了下来。看着手里的身体器官,他惊骇地发现那竟然也是电路纠缠的金属下巴!
此刻,只见年轻男子撕心裂肺地发出了一声极度悲愤交加的悲鸣声,当他向前奔跑时,突然,他整个人被一堆软绵绵的肉体猛然绊倒,接着一头栽倒在泥坑里。
    只见,整条泥道上竟尸横遍野,无数血肉模糊的人尸与畜体死状痛苦地陷在泥泞之中。他震惊而悲愤地睁大双眼盯着看----他不敢相信这一切!眼前的死者都是那些昨天还颇为热情地在火堆旁设宴待客的当地百姓,还有他那帮亲如兄弟的战友!
    身后,那两个怪眼人狞笑着逼近,接着举起刀锋一般的利手猛然刺入了他的后背,鲜血迸射,骨肉相离。他的脖颈感受到来自脊椎骨处的剧烈疼痛,顿时承受不住,软了下去。他感觉到自己的头脸猛然沉入了令人窒息的泛着鲜血的暗色泥水之中,昏死过去。
    在意识逐渐行将灰暗之时,只见视野中的赤红色的死水无限扩大,逐渐变淡并化为了汹涌波动的蓝色,是记忆之海!蓝色的记忆之海的天水交际之处,闪现万道幽蓝圣光,那是神圣的科技灵光!
     四道泛着一种冷色重金属光泽的巨大城门发出巨大的轰鸣声沉重地弹开,接着年轻男子心花怒放地看到自己悬浮了起来,身上的纯白长风衣飘逸飞舞,褪去了血色。犹如天使一般飘进了那道巨门后的巨大朝堂中。万道神光顿时穿透了他的全身,突然他感到后背一阵撕裂肉体的剧痛,只见两只锋利的电动钻头戳进他的后背,注入了两道浅绿色的电光。
    接着,在喷射的鲜血与碎骨中,一双翼展10余米的巨大黄金羽翼从躯壳中爆裂出来。只见在无数金光闪闪的羽毛的散射下,巨大羽翼猛然扇动,带着他疾速飞入圣光之中,飞临了一座巨大的黄金圣座之前。
    只见无数皮肤雪白脸色红润,身着白色拖地圣袍的肉色小天使,扑腾着同样金光闪闪的羽翼,欢天喜地地飞翔在圣座周围。圣座之上,身段苗条丰满而曲线诱人,面容和蔼艳丽的圣母玛丽亚身着光滑柔软的白色拖地长袍,金色的披肩秀发上顶着金色的宝石皇冠,雍容华贵而优雅地亭亭玉立。在幽蓝色的神光照耀下,一双金色的庞大鳞翅轻柔地扇动着,洒下无数金色的翼羽与金色花瓣。她的樱唇轻启,露出一丝神秘动人的微笑,张开了白嫩有力的双臂,迎接新生的天使降临。
    他,舒服地沐浴在圣母玛利亚的圣光之中,躺倒在圣母的宽厚怀抱里。年轻的苦难天使一边把伤痕累累的脸庞深埋在圣母温暖的酥胸里,一边感受着圣母圣手对他伤痕累累的肉体的美妙爱抚。
太好了,好极了!他即将要升入天堂,沐浴圣光,生活在纯洁极乐仙界。永世远离那喧闹而繁杂的尘世,摆脱那血腥而恐怖的墨绿地狱,洗清罪孽,投向至善了。
    突然,一阵撕心裂肺的剧痛从胸部猛烈地沿着他的脑神经放射至全身,他忍着剧痛挣脱圣母的怀抱,却惊恐地发现圣母正微笑着把雪白如玉的修长十指戳进了他的胸腔,温柔地挖开他的胸膛,顿时伤口血如泉涌。他惨叫着蠕动着身体,伸出双手使劲地企图推开圣母,但却如同被钉在了她的身上,动弹不得。接着情急之下,他感到双手握住了什么冷冰冰的东西,回头一望竟是那两把血淋淋的匕首和解剖刀!年轻的新生天使抓起利刃一把划向圣母雪白的脖颈。
    一道优美的弧形闪过,寒光闪闪的刀刃血肉模糊地撕裂了圣母的肉体。在那残破的肉体之后,竟露出了腐烂发臭的金属电路!他惊恐万状地抬脚踹开了圣母的身体,飞出数米外。他颤抖着望向圣母和那群小天使,震惊地发现亭亭玉立的圣母和可爱的天使们此刻,金发全部裂开变形成了夹杂着铁链的金属蛇头,在凶悍地吐着红色引信。她们的艳丽面容依旧,但已变异成了泛着阴冷色泽的金属脸面,一双青铜眼泛着恶心的墨绿色。她们的白色圣袍之下,酥胸和蜂腰已全部长成了黑暗的机械盔甲。一双雪白双臂皮开肉绽,蜕化成了满布铁鳞铜锈的金属触手,强有力的手腕处伸出着利如刀刃的金属五指。她们那原本泛着华贵圣光的羽翼此时也幻化成了了可怕的朽烂黑色。
    接着,一阵震耳欲聋的尖啸从背后射来,他颤抖着回视,惊恐地发现自己的黄金翼羽竟正在剥落,漫天飞舞。然后,蜕化成了黑色金属翼翅。而在身后,竟是那两个身着破烂军装。浑身血肉电路相杂的怪眼士兵,只见他们狞笑着从手中射出无数金属钢丝,把他的身体每一个部位都穿透了,做成了一个机械木偶傀儡并高高地吊在了已然变成了锈蚀金属的“圣座”前。不只是恐惧,他还顿时感觉恶心欲呕,浑身剧烈战栗。因为,他看见那群机械“天使”张开了樱唇,发出了刺耳尖啸。一道道幽蓝色的诡异光束照射在他的躯壳上,慢慢地剥下、切除了他的生机波动的肉体,在电火花中焊接上了金属色的机器身体与四肢。接下来,不顾他的奋力抗争,“圣母”抬起了她那纤细而包含可怕怪力的手臂,变出了一只电锯和一把电钻。
     然后,在他的嚎叫声中圣母微笑着用电锯打开了他的天灵盖,挖出了那还泛着生机勃勃的血色光泽的大脑.她甜蜜地露齿而笑,用电钻把一只泛着蓝光的电子球体植入了头颅中。。。。。
     年轻的天使睁圆惊骇的双眼,神情崩溃地捂着崭新锃亮的脑组织,向后仰面朝天地倒了下去。
他感到,他正在坠入一个黑暗深渊,一个见不到底的黑色深渊,一个满布阴冷机械和墨绿丛林的深渊。浓重的黑幕吞噬了他,吞噬了眼前原本圣洁的天堂。接着,只听一阵阵朦胧震悚的钟声在深渊中回荡,熊熊的烈火从深渊中迸射,把他化为了焦黑的废铁。撒落,撒落。
     撒落到黑暗的尽头,但那不会是恐怖的地狱。
     而是绝望的现实。
     丧钟长鸣七声。
          早上七点整,大限之期已到。
          梦已醒,开始为现实挣扎。





   山河破碎,家园尽毁。
   美丽自然的江河湖海,雄奇瑰丽的名山大川,淳朴的民风,富饶的故乡。那些前世的浮生旧梦,浪漫情怀此刻不再。一切的一切,已被鲜血、赤焰和刀光剑影、枪林弹雨所取代,可爱的生灵万物已然涂炭。
   每一夜,心灵深处的伤疤都被过去所深深地撕裂,那种悲怆难以言表。每一夜,都在虔诚地祈祷。希望能 获赠一个金色的梦,希望在梦中中寻找到属于自己的自由天地;希望能寻觅到金色的希望,希望每天早上醒来时看到的会是和平友爱的温柔之乡。
   然而,上天从未大发慈悲。因为我们早有原罪,是不会轻易摆脱,轻易得到上帝宽恕的原罪。因此,由此衍生的痛苦回忆依然时刻在渴求完美的记忆之海里留下裂痕。
     每一夜,接踵而至的苦难从未放弃对身躯的残害,那种苦痛难于磨灭。每一夜,黑暗依然笼罩在我们的头顶,狞笑着把它的魔爪伸向我们本已惨败枯萎的躯体,贪婪地无偿地吸取着我们的生命之源。每一夜,黑暗依然在和我们玩着残酷的生存游戏,让我们从一个个荒谬可怕的游戏中重拾曾已让我们心神崩溃的原罪。
     当我们怒吼着、号哭着从噩梦中惊醒之时,却依然发现噩梦的尽头,仍是无尽的噩梦。
     我们不知自己到底是谁?
   我们不知自己到底犯下了什么原罪?
   我们不知自己到底要怎么办,才能挣脱原罪噩梦,回复祥和?
   我们已浴血奋斗了千秋万载,却还不知在为谁而战,为何而战?
      从现在起,反思每一个躯体举动,每一丝脑海思绪;磨练每一段肢体,每一颗心灵。
   从现在起,思考拼搏的意义,寻找生命的价值;谋划梦想的构建,做好迈向成功的积累。
   从现在起,养精蓄锐,踏上对原罪与噩梦的征讨之路。
   因为,要想终结原罪与噩梦,只有面对原罪与噩梦,赎回原罪,消灭噩梦之源。
   说的比做的好听!
   醒来吧,别做白日梦了!
承认残酷的现实吧,白日梦是永远无法成真的!
     醒来吧,别做白日梦了!
     享受残酷的现实吧,你唯一拥有的白日梦就是你的现实。
     因为,你本就一无所有。


[ 此帖被turobo的创造者在2011-02-12 18:53重新编辑 ]
1条评分能量块+40
rogerdry 能量块 +40 好文好原创持续加分 2011-02-14
离线rogerdry

发帖
1317
能量块
118234
经验值
12733
贡献值
0
交易币
0
只看该作者 1 发表于: 2011-02-14
好文好原创持续加分
快速回复
限12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